统一推送联盟的问题,或许不是改个名就能解决

” 统一推送联盟 ” 这几个字对于很多安卓用户来说,或许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熟悉,是因为这个联盟是在国内安卓用户的殷切期待中诞生,而陌生则是因为这个联盟在成立五年的时间里,似乎并没有改变国内安卓生态的大环境,并且也已经很久没有 ” 冒泡 ” 了。

时至今日,统一推送联盟终于要 ” 谢幕 ” 了。日前,” 统一推送联盟(Unified Push Service,UPS)” 宣布全面升级为 ” 统一推送工作委员会 “。

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未来统一推送工作委员会将继续以推动我国自主创新为核心目标,发挥行业生态位优势,联合行业各方力量,加速构建我国自主的互联网产业生态。

要不是突然发布了这则消息,可能许多朋友会以为这个组织早已 ” 散伙 “。毕竟在这五年的时间里,统一推送联盟的动作可以说是寥寥无几,甚至于目前其官网都处于以 1 万元价格售卖域名的状态。而在这 5 年的时间里,该组织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据统计仅发送了 60 篇文章,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推文的频率也越来越低。

遥想当年,统一推送联盟可谓是 ” 含着金钥匙出生 “。

2017 年年中,工信部旗下的泰尔实验室牵头,由华为、小米、vivo、OPPO 等国内主流手机厂商,以及阿里、腾讯、百度、京东、360 等互联网大厂,试图效仿苹果的 APNS 与谷歌 FCM 推送体系,搭建国内安卓生态的统一推送服务。而统一推送联盟诞生之初的愿景,则是打破目前 MiPush、HUAWEI Push、阿里云消息推送、极光推送各自为政的现状,打破 APP 常驻后台带来的耗电提升、拖累运行速度等弊病。

按照统一推进委员会方面的说法,该组织于 2017 年成立、2018 年完成标准制定、2019 年完成厂商适配、2020 年完成能力创新、2021 年完成自主服务、2022 年完成全面升级。不过这个 ” 大事记 ” 太过于简略,并不足以介绍他们在这 5 年里到底干了什么。

此前在 2018 年,统一推送联盟开启了首批 APP 的试点工作,并联合三大运营商推出了信令级推送解决方案 ” 推必达 “。此后在 2019 年,统一推送联盟发布《中国绿色 App 公约》,为安卓 APP 的开发提供了方向。

到了 2020 年,统一推送联盟构建了匿名用户(Anonymous User ID, AUID)标识体系,以字符串或二维码等方式提供,实现了手机号码的匿名化,从源头上保证了用户敏感信息不被泄露。同时,该联盟也完成了统一推送接口规范的标准,并陆续与手机厂商合作开始适配。随后在 2021 年,统一推送能力开放平台正式上线,面向安卓开发者的统一推送 SDK 出炉。

总的来说,集合了国内主流手机厂商与 BAT 等互联网大厂的统一推送联盟,被外界认为是毫无存在感,其实是有失偏颇的,但用户感知不明显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毕竟其大量的工作都是面向底层标准,例如 AUID 以及 SDK 中 UPS 定义的抽象类。

当然,最重要的因素其实是微信、QQ 等国民级 APP,并没有接入统一推送联盟的体系,同时有大量开发者抱怨接入统一推送服务的门槛太高,绝大多数开发者根本没有能力满足这些要求。所以结果就是,真正与用户日常体验息息相关的 APP 不接入后,用户自然就感受不到统一推送联盟的努力。

事实上,统一推送联盟之所以做不起来,甚至于内部也可能是貌合神离,最关键的原因是其要解决的问题动了太多人的蛋糕。

据了解,Android 端的消息推送分为推 / 拉两种,即订阅模式 / 投递模式(PUSH 模式)和检索模式(PULL 模式)。其中,PULL 模式是客户端定时向服务器发送请求以获取新通知,谷歌方面希望这种模式被应用在对信息时效性要求不高的 APP 上。

而 PUSH 模式则是服务器主动发送数据给客户端,需要建立长连接、也就是驻留在后台,才能不断发送心跳(HeartBeat)包,这种模式往往是即时通讯软件在使用,以确保用户能够及时收到信息。

虽然谷歌方面的打算很好,但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PUSH 模式的效果要远强于 PULL 模式,可以让自家 APP 始终出现在用户眼前,无论推送广告还是推送消息都更加好用。

但问题是,如果手机上的每一个 APP 都与自家服务器建立长连接、并常驻后台,来接收推送的话,手机的耗电速度将会非常惊人,作为移动设备自然支持不了的。为此,谷歌方面拿出了推送服务 FCM(Firebase Cloud Messaging)、苹果也推出了 APNS(Apple Push Notification service),来强制要求 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中的 APP 不能滥用 PUSH 机制。

但遗憾的是,由于国内安卓生态中缺少了谷歌的身影,使得手机厂商与第三方纷纷自建推送服务,MiPush、OPPO PUSH 乃至个推,都是建立在这一背景下。

统一推送联盟建立时,面临的情况就是手机厂商乃至其他第三方推送平台都已经存在了大量的 APP,并且商业化也已非常成熟。在这样的情况下,手机厂商又如何会对统一推送联盟 ” 上心 ” 呢?如果大家真的都毫无保留的支持统一推送联盟,那么 MIPUSH、OPPO PUSH 的官网,应该指向的是统一推送联盟官网才对。

从商业的角度出发,统一推送联盟的目的就相当于是大家都在分蛋糕,结果它要把桌子掀了。当然,手机厂商要更好的卖手机是需要保障用户体验的,它们与统一推送联盟之间有合作基础的,手机厂商是可以用舍弃自家推送服务带来的利益,换取整个安卓生态环境变好。但可惜的是,统一推送联盟不是只有手机厂商,APP 开发者的利益更难调和。

对于一部分 APP 开发者来说,统一推送联盟就真得是站在了对立面上。对于微信和 QQ 这种拥有系统级白名单地位的超级 APP 而言,无论是从那种角度出发,加入统一推送联盟都是以牺牲自己收集数据、即时提供服务的能力作为代价,来提升手机厂商和其他 APP 的体验。这或许就是为什么腾讯作为统一推送联盟的副理事长,旗下的微信和 QQ 却不选择接入的原因。

如果说微信和 QQ 是基于自身商业利益对统一推送联盟敬而远之,那么中小 APP 则是求而不得。根据开发者在社交平台上的说法,” 都 2022 年了,依然 99.99% 的 app 没接入,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通过 UPS 审核太困难、条件很严苛,所以都不去申请 “。没错,为了统一推送机制的可持续运营,该联盟又需要 APP 合规,这对于中小开发者来说显然又是一笔额外的成本。

谷歌的 FCM 和苹果的 APNS 之所以能成,是因为两者是谷歌主导的 GMS 体系和苹果主导 iOS 生态的一部分,谷歌和苹果出钱维护它们是为了 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的盈利服务。可是统一推送联盟呢?由于 APP 开发者与手机厂商的盈利模式完全不同,维持并推广统一推送联盟的钱,又该如何分摊呢?

简单来说,除非当初的统一推送联盟、现在的统一推送工作委员会推出的标准是以 GB 开头,否则这个组织或许很难真正改变国内安卓推送服务的运行模式。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统一推送联盟的问题,或许不是改个名就能解决”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