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办公室恋情到“办公室偷情”

出品 | 虎嗅青年文化组

作者 | 木子童

编辑丨渣渣郡

题图 | 《部长和社畜的恋情令人着急》

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那個NG”(ID:huxiu4youth)。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又一位霸道总裁,倒在办公室恋情的绊马索下。

本月初,因与公司一名高管的亲密关系被曝光,美国CNN全球总裁杰夫·扎克(Jeff Zucker)被迫宣布辞职。

Jeff Zucker(左)与Allison Gollust(右)

因为美人丢了江山的,远不只扎克一个。

但让我好奇的是:办公室恋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一种辞职罪的呢?

“不要恋爱!不要恋爱!不要恋爱!”

在给职场新人准备的忠告大礼包里,每个教你做人的KOL都不忘强调,千万不要和办公室同事谈恋爱,否则公司规定会分分钟让你后悔。

但再多的”严刑峻法”,也管不住年轻人对身边同事的怦然心动。

DT财经发布的《2021职场恋爱图鉴》显示,近6成职场人曾对同事产生过悸动情愫,其中男性心动比例接近60%,女性略低于男性,也有半数人曾芳心暗许。

《2021职场恋爱图鉴》

珍爱网联合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职场人婚恋调研报告》也指出,单身职场人中,超7成支持办公室恋情 。其中6成人提出需要企业提供单身福利,34.82%的人希望公司多招一些高质量同事,31.62%的人希望多一些联谊活动。

《2018年职场人婚恋调研报告》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怪年轻人不识趣,实在是办公室场景太有魅力。

职场之上,久旷之身多矣。

智联招聘联合珍爱网发布的《职场人爱情五观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49.8%职场人单身时长超过3年,全部受访者平均24.55个月没有得到过爱情滋润。

他们中,过半数人有强烈的脱单愿望,但是苦于生活圈太小,很难结识优秀的异性。

《职场人爱情五观调研报告》

起初,他们对爱情还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根据报告,职场人最推崇的认识异性渠道是”自然偶遇”。

但生活不是电影,哪有那么多浪漫邂逅的机会?

很快有人回过味来,莘莘打工人,哪配谈什么”自然偶遇”。

一天24个小时,去除8小时休息,剩余16小时的清醒时光里,至少有8个小时在公司度过,再减去2小时通勤、2小时生活琐细,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屈指可数,刷刷手机弹指即逝。

更不要提996、007的加班斗士,人都几乎住在公司,同事才是我们与现实异性的最大交集。

《2021国产青年恋爱交友白皮书》显示,有对象的年轻人,60%以上是从”同事/同学/朋友”中找到的对象。

别看交友软件炒得火热,其实看得见摸得着的身边人,才是最有可能的潜在伴侣。

《2021国产青年恋爱交友白皮书》

而职场人最常见的”身边人”,自然就是办公室里的同事了。

抬头不见低头见,工作中方方面面的挑战,更像是人性试炼,靠不住的靠得住的一览无余,亮眼的工作数据,或是深夜加班的一杯暖手咖啡,总要比相亲饭桌上的自吹自擂来得更有说服力一点。

《胜者即是正义》

经过一年的办公室恋爱、刚刚和同事修成正果的机械工程师林文告诉我:

办公室恋情,是种既经济又实惠的选择。

最直观的,是节约了恋爱中的时间成本。从前,和上一任女友恋爱时,是”君住朝阳头,我住海淀尾”,每次约会都要花上两个多小时的单程时间,如果赶上加班,顶多一起吃顿饭,话没说上两句就得返程,搞得身心俱疲。

而和同事恋爱,就没有了这份烦恼。情之所至,一个眼神就能传达爱的信号,出入相伴、午餐同席,既节约了时间,也降低了约会的金钱成本。

《新婚甜心是同事》

而且两人在同一家公司,无形中增加了许多共同话题。

“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人间四大铁,都来自共同的生活经历。

交流一下工作的烦恼、八卦一下同事的消息,共同吐槽、互相安慰,即使私人兴趣爱好不同,办公室情侣也从来不缺双方都感兴趣的聊天话题。

工作中的共同经历,更有利于双方加深了解。

热恋情侣总需要一场远途旅行来考验彼此,借旅途里的种种意外,剥掉舒适环境里的伪装。

而办公室情侣则不需要这么麻烦,工作里的沟沟坎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的脾气水落石出。

如果不考虑其他限制,办公室可以说就是长在打工人痛点上的”恋爱胜地”。

《凪的新生活》

然而,在公司管理者看来,被恋爱玷污的办公室却更像堕落的”索多玛”,混乱且罪大恶极。

一位资深HR告诉我,以HR的判断标准:

“如果一家公司办公室恋情盛行,那这家公司一定风气不正,大概率要出问题。”

《世界奇妙物语》

管理者担心,爱情搅进工作里,会对公司的身份秩序造成冲击

当恋情发生在中高层领导与下属之间时,事情变得尤其危险。

“有点儿较劲的感觉。”

某幼教机构副校长张欣发现,当她和男友的关系在办公室公开后,同事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转变,一些曾经无所顾忌的交谈消失了,日常话题里多了许多避讳。

尽管她尽可能地用最高标准考核男友的工作,努力维持公事公办、铁面无私的形象,但同事明显还是心存怀疑。

《世界奇妙物语》:办公室里可能发生的上下级恋爱,备受瞩目

同事的怀疑并不奇怪,HR朋友告诉我,在许多小公司,领导利用职权帮助恋人下属拿大单、提薪、快速晋升的情况非常普遍。

“如果谈个恋爱就能得到升职、高薪,那谁还会想好好工作呢?”

见多了因为办公室恋情变得乌烟瘴气的职场环境,聊起这件事时,她不由得带了些愤慨。

一旦越级职场恋爱被发现,领导和其他下属,就会陷入一场无解的信任危机。

怀疑像一颗小小的种子深埋进团队,无事发生还好,一旦遇到点风浪,它就会迅速生根发芽,钻裂堤坝,成为愤怒的泄洪口。

因此,来自中高层的越级恋爱,在任何一家公司,都是被严防死守的”头号嫌犯”。

《世界奇妙物语》:承认吧,你就是对同事动心了

相比起来,同职级、基层恋爱环境相对宽松一些,有时公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基层情侣同样会给公司带来困扰。

亲密关系加持下,很多恋人会暂时遗忘职业身份,互相泄露不同部门的机密

想象一下,当一位被爱情冲昏头脑的HR,把公司每个人的薪资构成透露给伴侣,而伴侣又在茶水间讲给同事好友的时候,这恐怕会成为HR部门永生难忘的最大噩梦。

《部长和社畜的恋爱令人着急》

除此之外,办公室多角恋的争风吃醋、恋情破裂后的互相报复,以及伴随恋情真假难辨的性骚扰投诉……办公室恋情会给公司带来的麻烦之复杂,参看任何一部连载超过5季的职场美剧便能想象。

其中最棘手的是职场性骚扰问题。

2017年,Uber前软件工程师苏珊指控Uber出于业绩考虑,庇护了性骚扰她的上司。引发”删除Uber”行动,公司声誉大损,一周内有20万用户卸载了Uber。事件最终导致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引咎辞职,高层换血。

2018年,日本、英国、德国、新加坡,全球数千名谷歌员工罢工游行,抗议公司对职场性骚扰,以及高管婚外情的包庇行为,掀起轩然大波。

谷歌员工抗议游行

职场性骚扰在未被揭露之前,最容易被包装成办公室恋情。 情侣分手后,一些人出于报复,也会对前任发起性骚扰投诉。

真真假假,真假难辨,不论是真是假,在越来越敏感的当下,只要”性骚扰”三个字被提及,就是一场令公司头疼欲裂的舆论风暴。

为此,国内外许多公司,都对办公室恋情设下了明确的禁令。

《哈佛商业评论》2020年一项调研显示,约26%的中国公司,有明确的办公室恋情政策。

互联网大厂大多允许”血缘关系”较远的跨BU相恋,但禁止同部门之间的”近亲结婚”,以及普通员工与HR之间的恋爱关系。

脉脉用户盘点的各互联网大厂办公室恋情相关规定(部分有争议)

一些对私德要求更加严格的教育类公司,更是全面禁止任何形式的办公室恋情。即使是不同部门,也不支持发展亲密关系。

在美国,根据全球最大的人力资源专业人士协会”人力资源管理协会(SHRM)”调查,早在2013年,全美就有42%公司制定了”自愿关系(consensual relationship)”政策,用以规范办公室里的浪漫关系。

其中99%禁止上司与直接下属交往,45%禁止有显著职级差异的职场剧常见霸总式恋爱,35%禁止向同一主管汇报工作的员工约会。

SHRM:每三个美国人就有一个经历过办公室恋情

不符合规定的恋情一旦被发现,轻则一方走人,重则双双被解雇。

当代办公室恋情,成了一种足以导致丢掉工作的”职场失德”。

可谈个恋爱就得辞职,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规矩?

时光倒退三十年,办公室恋情可不是如此人人喊打。

毋宁说,倒是件颇受欢迎的喜事。

斯坦福大学一项有关伴侣如何相遇及相处(HCMST)的长期研究发现,2017年,只有11%的美国人在办公室找到了他们的长期伴侣,而1995年,这一数据是2017年的近两倍。

中国的环境更加宽松。

1990年最火的一部电视剧《渴望》,开篇讲的就是工厂里那点儿不能不说的风花雪月。年轻貌美的女工刘慧芳同时被车间副主任宋大成,和来厂劳动的大学毕业生王沪生追求,不只是职场罗曼蒂克,还是三角关系。

《渴望》

没有人指责刘宋等人”职场不伦”,更没有领导站出来义正言辞地提出开除。

上世纪的中国,同单位的工人、职员喜结良缘,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给单位里不少人介绍过对象的陈阿姨说,”一个单位的最好,知根知底,分的房还近,方便”。

那个年代的浪漫婚礼丨IG@北京银矿

单位不仅不禁止员工发展亲密关系,还会在方方面面给予鼓励。

效益好的老国营厂子里,经常举办联谊活动;食堂承办婚礼业务,收费低廉,专为本厂工人办席。新人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前,将由单位为他们出具单身证明。

说到底,”大厂人”婚恋需求内部消化,既合情又合理,如果没有办公室恋情,大批八零九零后的出生证可能都要改写。

《你好,李焕英》中,李焕英夫妇正是同一家单位的同事

从大力支持到围追堵截,三十年里,大环境对员工的职场婚恋态度,为何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

一个有趣的观察是,在中国,这种转变似乎是伴随就业环境的改变而发生的。

市场化浪潮里,越来越多人选择从相对稳定的国企,走进更加渴求市场效益的私企,办公室恋情的风评,悄然随之发生变化。

实际上,在国企基因比较浓厚的企业里,现今依然留存着玉成职场好事的传统遗迹,人力资源部门亲自牵头,为公司里的单身职工定期组织联谊活动。

与公司性质一同改变的,是人与公司的关系。

从前的国企,来了就是一家人,一干就是一辈子,从摇篮到墓地,单位恨不得全给你办妥。

而新千年里涌现的民营企业则更像兵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员工不再讲究从一而终的道德,公司也不指望和员工长长久久,只希望在有限的一期一会中,能少操点儿心。

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写道:”我们以及其他一切动物都是各自基因创造的机器。成功基因的一个突出特性就是无情的自私性。”

作为基因的”生存机器”,人类看似自由自主的一生,都在为”基因繁衍”这个单调的目标做嫁衣。

理查德·道金斯

在当下流动性空前、一切稳定联系都在被削弱的时代,”员工与公司”何尝不是另一对”人类与基因”?

“自私的公司”仿佛一个独立的生命,它冷静地吞噬着每一名员工,在一家成熟的企业里,没有什么能凌驾于公司的发展与收益。

成套的科学管理理论教会我们如何让一家公司更高效地运转、制造更多地产出,但并不关心这是否是符合员工的人生心愿。

当我们——父母的子女,孩子的双亲、妻子的丈夫、丈夫的爱人——坐进格子间,属于我们的身份与姓名一同消失,个体融化成了一颗随时可以更换的螺丝钉。

《新闻记者》

对于普通员工来说,办公室恋情也许是枯燥工作中点亮快乐的美味调剂,就像上午十点咖啡香气里的几分钟闲扯,下午三点厕所隔间里的一局游戏,无用,却让我们活得更有人气。

但对于追逐效率的公司来说,它只是降低生存竞争力的劣等基因。

如果将每一家企业比作一个人,那么背靠大树的国企,就是家境殷实、没有后顾之忧的大家公子,而自力更生的民企,则是白手起家、如履薄冰的白丁。

《2020中国企业发展数据年报》显示,2020年疫情重压下,民企举步维艰,新注册量增长低于7%。而”抗压”能力强的国企,全年共新注册企业1.36万家,同比增长23.1%。

《2020中国企业发展数据年报》

大家公子自有大家的从容,有时间去关心音乐、美术、文学和爱情。

但白丁不行,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他要为自己挣命,为此浑身不能有一丝破绽,哪怕那是爱情。

“恋爱谈得像偷情。”

林文告诉我,和同事恋爱期间,他们只能在茶水间悄悄相会,工作中假装不熟,上下班故意”错峰出行”。唯一出格的举动,只是把手机壳换成了两人合照的朦胧照片。

《凪的新生活》

尽管有些公司声称,只要员工在恋情开始后主动向公司申报,得到公司许可,就可以免去被解雇之忧。

但SHRM调研发现,”很多人宁愿亲吻响尾蛇,也不愿去人力资源部说:我已经和我的同事建立了自愿关系。”

聪明人早已看透,在办公室恋爱这件事上,屁股坐在不同椅子上的公司与员工,一个追求江山永固,一个追求个人幸福,永远不可能统一立场。

更别提恋情曝光后,同事间可能出现的揶揄与疏远。

瞒天过海、各自安好,才是最省心的选择。

无可否认,办公室恋情存在风险,在一起时让公司操心,分手之后令双方尴尬,但”其罪至死”吗?

其实从法律层面来说,把恋爱和工作挂钩的”禁恋令”只是一种”职场私刑”,办公室恋情并不能构成辞退员工的理由。

2020年,一家高新科技企业以员工违反办公室禁恋令为由,将情侣中较晚入职的男性员工开除。并按照入职时签订的合同,要求该男性员工不得索要相应的经济赔偿。

男性员工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禁止公司雇员之间的内部恋爱”侵犯了他的婚姻自主权,此项规定理应无效。

尽管该公司辩称,公司”禁恋”条款包括在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中,该员工签署时已了解此项规定。

但法院最终裁定,《民法典》赋予每位公民婚姻自由的权利。违反此条规定的公司合同应被视为无效。最终判处公司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向该员工支付5万余元赔偿。

本质上,公司对于办公室恋爱的警惕源自对经营安全的担忧,试想采购和出纳要是一对儿,那对经营者来说可真是夜夜不能安枕。不过,在职业高度细分化的当下,绝大多数被禁止的职场爱情可能根本涉及不到这种关键的权力节点。

再说回个人,尽管网上有很多人摆出了职场恋爱的种种问题,但也有研究表明办公室恋情不仅不会降低员工的工作效率,反而可能提升他们的工作表现。

江苏大学一项名为《职场恋情与员工绩效:来自医疗部门的证据》的研究,针对405名中国医生展开了三轮调查。结果发现,办公室恋情与员工的工作努力度呈正相关。

忠诚、友爱和同情心所引导的人类行为,在情感及物质上都会带来良性反馈,身处办公室恋情中的员工,在工作参与度、工作积极度和最终绩效表现上,都较往常有明显的进步。

《要加热这份恋情吗?》

办公室恋情本”罪不至死”,解雇与辞职更像是某种职场约定好的公序良俗。

所以,与其问办公室恋情是不是一种辞职罪,不如问真爱与绩效,哪个对我们更重要一点。

在这个时代,我们总会趋向于后者,显得务实又理智。

在学校要成绩、在公司要业绩,为此不惜压抑情感,告别早恋,也告别职场良缘。

《恋爱的温度》

但为工作压抑真爱,什么时候又是个头呢?

1930年,经济学家凯恩斯在《我们孙辈的经济问题》中预测道:”以目前的经济积累和技术发展速度来看,100年后的21世纪,我们每天只需要工作3个小时就够了,剩下的都是闲暇时间。”

他甚至担心,习惯了劳动的人们,会因为没活干而清闲到”精神崩溃”。

先生多虑了。

今时今日,别说3个小时,就是8小时工作制也很难得到保障。互联网与移动通信,带来的不是劳动力的解放,而是工作时间与空间的无限延长。

凯恩斯漏算了一件事,他忽略了欲望永不飨足的膨胀。

公司里的OKR、KPI,一旦被达到,就会立刻被刷新,永不停止,没有尽头。

《世界奇妙物语》:死后还惦记回来工作的幽灵员工

很难说,当下到底是我们在驾驭工作,还是工作在驾驭我们。

就像《安徒生童话》里那双红色舞鞋,穿上就再也无法脱下,只能随着鞋子的带领日夜不停地舞蹈,就算最后截断双脚,那双断脚依旧套在红舞鞋里,不知疲倦地旋转跳跃。

公司的发展如同脚踏车,一旦骑上,就只能不停地蹬下去。

当办公桌前的我们,选择为了绩效压抑真爱,那么工作没有尽头,压抑也将永无止歇。

《世界奇妙物语》:过劳死后变成幽灵的勤奋员工

曾经,我们赞许这种文化,赞许为业绩倾尽所有的奉献,并名之为奋斗文化(Hustle Culture)。

不迟到早退、不关闭手机、不拒绝加班、不谈办公室恋爱,在巨细靡遗的考核量表里,打工人为工作而生,活得越来越规范和统一。

但在某些被屏幕微光照亮的深夜,某些阳光透过百叶窗吻上手背的午后,我们也会偶尔怔忡,绩效达到了,可”人”又去了哪里?

2021年,受够了奋斗文化(Hustle Culture)的美国人用辞职潮回击了永无上限的绩效系统和榨干生活的生死疲劳。

而一段恋情的降临,或许会让我们重新思考,人与制度的对冲里,渺小的一方,是否就该顺理成章地成为集体性的牺牲。

娴熟地向我历数了办公室恋情累累罪状的HR朋友,在我们交谈的最后,突然叹了口气:

“所有公司都不许HR谈恋爱,但HR也是人呐。”

前不久,听说她的一位同行和候选人在面试时坠入爱河,同行难得地没有挥慧剑斩情丝,而是把候选人招进了公司,光明正大地谈起了恋爱。

“正好那时候她准备换公司呢,真巧,真好。”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从办公室恋情到“办公室偷情””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