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教育,卷到海外

国内教培行业发展遇阻之时,一些走出国门的教育 App 正受到海外学生们的欢迎。

” 双减 ” 之下,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去年业务线大调整,并经历了两轮大幅裁员。而今年,大力教育的出海业务传出了一些新突破

2020 年底,大力教育推出的高中数学拍照搜题 App Gauthmath 在海外市场上线。至今刚过一年时间,谷歌商店下载量破千万,而 Gauthmath 官方称其累计下载量已突破 1 亿。

据悉,这款 App 曾排名 50 多个国家教育类榜单首位。甚至在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Gauthmath 也一度冲到了榜单的前十位置。

随着 ” 双减 ” 政策发布,国内各地教育监管政策趋严,对教育 App 的管理进一步强化。其中,” 拍照搜题 “App 面临着更强的监管力度。

去年 7 月,” 双减 ” 政策中明确指出,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 ” 拍照搜题 ” 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此后,多个拍照搜题产品主动转型或做下架处理。

当国内留给在线教育的空间渐趋收窄,全球在线教育需求却持续旺盛。疫情下,教育类 App 成为应用商店中最受欢迎的服务应用之一,推动中国教育 App 出海步伐进一步加快。

01 字节海外试水 ” 拍照搜题 “

Gauthmath 短时间内在海外榜单上的亮眼表现,让其成为字节发力海外教育的重点。

官网显示,Gauthmath 主要解决数学问题,为初高中学生提供 7*24 小时的免费拍照搜题服务。

其使用方法与国内的拍照搜题软件大同小异。用户需要先用手机拍下待解答的题目,而后 Gauthmath 会通过 AI 对题目进行分析识别,并给出分步解答。每道题的答案在发给用户前,会由一位人工导师对解析过程进行审核。如果用户对答案不满意,还可以随时更换导师。

Gauthmath 上的导师来自全球各地,据其官网介绍,导师不需要具备专业的教师资格,但需要提供教育证书,以证明其在数学方面的专业能力。作为导师,需要具备在 10 分钟内回答 9 到 12 年级数学题的能力。而导师的报酬,则依据不同难度的问题而定,答得多赚得多,顶级导师每月最高可获 1500 美元的报酬

有了 AI 和一批快速解题的人工导师加持,Gauthmath 声称可以帮助用户解决 ” 那些最难的数学题 “,包括 IB/ A Level/ SAT / ACT / AP / GCSE / HSC 等考试难度的题目也不在话下。

这让 Gauthmath 成为在海外学生中人气高涨的教育 App 之一。

一位美国网友通过数学考试后在社交平台发文:” 靠着 Gauthmath 和我的大脑帮我熬过了这一关 …… 我在 10 年级和 11 年级都挂了。”

另一位 Twitter 网友则更加依赖这种解题模式。他感慨道:” 如果没有 Gauthmath,我的数学会怎么样?”

目前,这款于 2020 年 10 月上线的 App,已在全球 100 多个国家发行,官网号称下载量破 1 亿,为全球超过 4.5 亿人解答了数学题。

在全球教育类 App 中,Gauthmath 曾在 50 多个国家排名第一,也曾在美国市场短暂登顶。App Annie 显示,2021 年 10 月,Gauthmath 曾短暂位居美国教育类应用下载榜首。

然而,仅靠 ” 免费解题 ” 的模式显然无法实现盈利 ,有网友反映 Gauthmath 上的广告显著增加,影响了产品使用体验。

在 App Store 上,不少用户为 Gauthmath 打出了 ” 一星 ” 的低分。其中一名用户留言说:” 这是我最喜欢的帮我学数学的软件,我每天都用它。但现在解答每个问题都要看广告,也不能跳过。每个广告都有 30 秒长,这让人非常沮丧。这是一款很棒的应用,但广告却太荒谬了。我希望他们能改变这一点。”

此前,用户在超过提问次数限制后,需要使用 “Ticket” 来解锁。如果想拿到更多 Ticket,则要邀请更多新用户或是直接购买 Ticket。在 Twitter 上,关键词 “Gauthmath” 下,网友发布的各类邀请码占了绝大多数。

Ticket 不仅可以通过邀请好友获取,也可以直接购买。Gauthmath 官网显示,买十赠十共 20 张 Ticket 的 ” 黑五特惠价 ” 为 12.99 美元。

此外,号称使用全免费的 Gauthmath 还推出了付费订阅,首月收费 4.99 美元,续费 6.99 美元 / 月,如果直接订购一年服务,收费则为 49.99 美元。

02 惰化思维 国内 ” 拍照搜题 ” 被禁

Gauthmath 属于字节跳动大力教育旗下产品。” 双减 ” 政策出台后,大力教育 ” 折翼 “,在去年先后经历了两波大幅裁员。到了 12 月,大力教育宣布彻底退出国内 K9 业务。

在大力教育之前,新东方、好未来等机构就已纷纷宣布退出国内 K9 业务。

相应的,大批中小学学科培训类 App 也在整改措施中被暂时下架。

诸如 Gauthmath 这样的 ” 拍照搜题 ” 类 App,在国内一度火热。2021 年 4 月,国内中小学教育 APP 活跃用户排名前十的软件中,排名前四的均属于 ” 拍照搜题 ” 类 App。

去年 7 月,” 双减 ” 政策中明确要求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 ” 拍照搜题 ” 等不良学习方法。此后,多个拍照搜题产品主动转型或做下架处理。

去年 8 月,好未来旗下拍照搜题软件 ” 题拍拍 ” 发布公告称,从 8 月 5 日起不再提供拍照搜题服务;同月,在线教育平台阿凡题在 App Store 的应用程序版本历史记录中写到 ” 不再提供拍照搜题 “;另一款中小学作业搜题 App 小猿搜题也更名为 ” 小猿答疑 ” 暂避风头。

字节跳动去年 3 月曾在国内上线一款拍照搜题类应用——闪电搜题,面向中小学生,涵盖了数理化等多门学科。目前,这款应用已经无法在应用商店搜索到。

此后,对拍照搜题 App 的具体监管办法进一步加码 。去年 12 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通知,提出对 ” 拍照搜题 ” 类 App 暂时下线。整改到位并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后,方可恢复备案;未通过审核的,撤销备案。

有业内人士指出,经过备案的拍照搜题 App 功能普遍需要实名认证,要求上传身份证信息和图像,年龄大于 14 岁方可登陆使用。

据霞光社观察,目前作业帮的下载页面就将该 App 标注为 ” 作业检查和辅导工具 “。用户在使用 App 中的拍照搜题功能时,需要上传姓名和身份证信息,验证身份为家长或是老师后,方可查看解题步骤。

然而,也有一些拍照搜题 App 的实际整改效果并不明显。霞光社发现,目前仍有一些 App 中的拍照搜题功能够正常使用。以小猿搜题为例,只需在首次登录时选择 ” 已满 14 周岁 “,不需要其他认证,便可以顺利使用拍照搜题,并查看详细的题目解析。

但不论如何,在线教育监管趋严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此背景下,一些国内教育机构纷纷加快了出海步伐,以谋求转型。

03 ” 中国上课十天,能顶美国一年 “

新冠疫情影响下,全球在线教育蓬勃发展。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Global market Insights 的数据,截至 2020 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为 2500 亿美元。预计到 2027 年,这一数字将以 21% 的复合年增长率飙升,达到 1 万亿美元。

疫情下,全球教育 App 需求旺盛。在疫情较为严重的 2020 年 4 月,线上课堂 App 谷歌教室获得 2820 万次下载,同比增长了 21 倍,成为了当年谷歌十大全球热搜词之一;另一款面向儿童的 YouTube Kids,4 月同期下载量同比增长了 2.9 倍,被下载超过 1060 万次。

据《EDU 指南》报道,2021 年,全球投资者向教育科技初创公司投入了超过 200 亿美元,超过了该行业 2020 年的风险投资,增长达 72%。

全球在线教育市场的高速成长,为中国教育出海创造了机会

最近,” 谷爱凌在海淀黄庄学奥数 ” 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冬奥冠军,被誉为 ” 天才少女 ” 的谷爱凌在接受采访时说,妈妈告诉她,” 来中国上十天课,能在美国顶一年。” 虽是一条趣闻,却也从侧面印证了中国基础教育的实力。

在经合组织 2018 年发布的 ” 国际学生评估(PISA)” 中,对各个国家和地区的 15 岁在校学生,进行了阅读、数学、科学三方面的综合评估。评估结果显示,中国学生(包括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几个地区)三方面的平均分数均位列全球第一。相比之下,以数学成绩为例,英国学生的成绩排名第 17 位,而美国学生的成绩仅排到第 37 名。

除了扎实的基础教育水平,中国在线教育历经十多年的蓬勃发展,无论是在标准化运营或是技术革新方面,均领先于全球。背靠一整套发展成熟的业务,也让在线教育出海变得更为轻松

以 Gauthmath 为例,其运营模式和大多国内拍照搜题别无二致。这套已经在国内成功跑通的方案,被套用到海外市场试水,一旦成功,或将重新成为大力教育的业务重点。

04 教育机构出海都在做什么?

” 双减 ” 之下,海外中文教育也成了一些教育机构转型的侧重点。

早在去年 8 月,” 双减 ” 政策刚出台不久,新东方就宣布成立 Blingo,面向海外华裔儿童、青少年提供中文、中华文化学习课程。

教育部数据显示,国外正在学习中文的人数约 2500 万,累计学习和使用中文的人数近 2 亿。2016 年至 2020 年,全球约 4000 万人次参加了 HSK 等汉语水平考试。

基于中文语言学习的需求,大力教育旗下的瓜瓜龙启蒙,也开设了 ” 趣味学中文 ” 课程,用动画、儿歌等趣味方式讲解国学等内容。

VIPKID 也将旗下全球在线中文教育平台 Lingo Bus 作为转型的重要发力点之一,该平台目前拥有约 10 万名用户。

其实,早在 ” 双减 ” 政策出台之前,不少国内教育机构就出于种种原因,开始了 ” 出海 ” 之旅

2018 年,四部委联合开展校外培训机构整治行动,超前教学遭到严令禁止,小学奥数成为严查重点。面对培训政策变化,好未来当年 5 月宣布转型 ” 学科类素质教育 “,同时试图寻找新的海外市场。

在美国,奥数已经成为孩子升入名校的考量标准之一。而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培优,在 2019 年着手进军美国硅谷,在当地开办分校教授奥数课程。

教育出海的形式不仅限于产品,不少教育机构还通过收购和投资实现了出海

根据 Google Play 数据,教育类应用下载量最为庞大的市场是印度和美国。2020 年,印度教育品类 App 下载超 4 亿次,美国市场下载超 3 亿次。

在这两个重点市场,不少头部教育机构都有布局。

猿辅导此前成立猿印和猿竺两家公司,专做印度教育投资。目前,印度教育品牌 Oda Class 已获猿辅导投资,专注 K12 业务。

好未来则先后投资了印度的 Vedantu,以及美国的 Ready4、The Minerva Project 和 ThinkCERCA。字节跳动也两次投资了美国的 The Minerva Project。

虽然海外教育市场潜力广阔,但中国教育企业出海,仍面临不小的生存压力

在 Gauthmath 之前,字节还曾于 2020 年 3 月在印度市场推出过名为 Snapsolve 的拍照搜题 App,为 6 至 12 年级学生提供数理化、生物和科学等学科服务。

2020 年,印度宣布禁用 TikTok 等几十款中国应用后,Snapsolve 仍在运营,直至去年外媒爆出字节跳动正关闭其在印度的教育技术业务的消息。

此外,App Annie 近一年的教育类应用下载数据显示,Gauthmath 排在美国榜单的第 17 位,相比排名第二的同类搜题 App PhotoMath 还有一定距离。而另一款名为 AIR MATH 的类似应用,去年 7 月才首次发布,目前也在各项榜单中超出 Gauthmath 不少。

但相较其他教育类 App,字节跳动在海外拥有无可比拟的流量推广优势。 Gauthmath 曾在 TikTok 上发起了一场名为 “Put Your Fingers Down” 的活动,获得 5 万名印尼用户的热烈响应,并让其在当地走红,这是其他教育 App 很难做到的。

多年的在线教育产品经验,匹配上字节的大流量优势,大力教育能否在海外重新趟出一条新路?霞光社将持续关注。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字节教育,卷到海外”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