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秃了,也不敢植发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宛其

编辑 | 李秋涵

今年 31 岁的周阳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做程序员,年收入不错,可去年相亲十几次,过程并不顺利。他告诉深燃,在颜值方面,感到被 ” 嫌弃 “。

因为工作压力大,经常熬夜加班,周阳的发际线后退严重,鬓角已经秃了,有很明显的 “M 型 “,顶部也稀稀疏疏。” 女孩们大多一见我,就开始关心我的头发怎么回事。” 他说,自己也很无奈。

脱发困扰着当代人的生活。根据国家卫健委 2019 年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中国脱发人群超 2.5 亿,其中男性 1.63 亿,女性 0.88 亿。换算下来就是,平均 6 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脱发。

这托起了不小的植发市场。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20 年国内植发医疗服务市场达 134 亿元,并预测,植发市场未来将以 18.9% 的速度增长,到 2030 年时,市场规模可达 756 亿元。

一位脱发人士对深燃表示,他早在三年前就开始了解植发,最后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很多人建议他,” 去三甲医院请教一下专业的医生,先规律服用药物一年,如果没有改善再植发。” 这背后原因是,植发需要取自己所剩不多的毛囊,” 毛囊用了没办法再生长 “,他不敢试错。

眼下,到底去不去植发,正困扰着 ” 秃头 ” 青年。这个庞大的市场,还是面临着获客难的问题。

植发市场需求有多大?

周阳并不是没有意识到 ” 脱发 ” 问题。在四五年前有脱发迹象时,他买过市面上热销的防脱、生发洗发水,也买过医院专门生产的生发剂,但都没有效果。他甚至考虑过相亲时戴假发,但实际操作麻烦,并且再好的假发套仔细看还是会被看出来。他说,” 要是戴得不好还没注意,掉了的话更尴尬。”

后浪研究所发布的《2021 年轻人头发报告》数据显示,有 68% 的女性无法接受另一半秃头,而男生的不接受度高达 78%。

植发,成为周阳这类脱发,并且还有外貌焦虑的人群,最后一个策略。

这显然是一个不小的消费市场。国海证券在 2021 年 9 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到,脱发问题有越发年轻化的趋势,并预测随着工作压力和节奏加大,未来脱发现象将会越发严重。其中提到,近年 30 岁以下脱发人群占比达 69.8%。而国家卫健委 2019 年的调查数据显示,这一代人比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 20 年。

某植发机构的医生王晴告诉深燃,在理论上,单次掉发超过 100 根就属于脱发,用手指拉一束头发,掉 6 根以上,就说明存在脱发风险。

关于脱发原因,他介绍,家族遗传、后天形成是两大主要因素。其中,后天形成的脱发叫 ” 脂溢性脱发 “,现代人工作压力大,饮食不规律,经常熬夜,晚上睡眠不好,导致体内的雄性激素过高,头发逐渐产生出油状况,刺激毛囊萎缩、闭合,甚至是坏死。

” 脱发人群会一直存在。因为现代人受工作压力影响大,需求只会加大。” 王晴医生判断。

再加上近几年年轻人越来越重视 ” 颜值 “,植发不仅满足了秃头人群的需求,也在成为一门 ” 颜值消费 “。有博主在视频中详细地分享了自己植发变美的经历,她的粉丝艾丽告诉深燃,她一直想要一个饱满圆润的发际线,也有尝试植发的计划。

市场需求大,植发的营收看起来也不低。

据一家植发医院的医生介绍,他们开一台手术的最低价是 8000 元,适用于小局部烫伤、伤疤等小块种植。一般来说,植发需要的毛囊在 1000 个以上,提取一个毛囊的基础费用在 13 元左右。植发手术属于一次性消费,一次花费普遍在几千至几十万不等。

根据 ” 植发第一股 ” 雍禾医疗的招股书,2021 年上半年其客单价为 2.68 万元,也就是说平均一位顾客花费在 2 万以上。2018 至 2020 年,其毛利率分别为 75.1%、72.6%、74.6%。

这看起来是暴利生意,催生了国内植发机构的爆发。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到 2021 年 12 月,国内在营、开业、在业的植发企业有 36378 家,成立一年内的有 4477 家。

一位证券分析师表示,尽管目前赛道已经被雍禾医疗、碧莲盛、大麦、新生四大机构占据,但市场需求还在增长。

需求量大,但市场渗透率低

周阳动过植发念头。去年,他曾在微博、小红书、知乎、百度等各大平台搜集过植发相关信息,甚至去植发机构做过毛囊检测。尽管 ” 生发 ” 迫切,他仍在摇摆不定。

市场需求看起来大,但植发的市场渗透率却不高。

根据雍禾医疗招股书,2020 年我国植发手术量约为 51.6 万例,市场渗透率仅为 0.21%。 在《2021 年轻人头发报告》中也提到,年轻人为了拯救自己的头发,开始花钱买安慰。其中,62.39% 选择购买养发产品,48.4% 改变生活习惯,14.72% 选择就医吃药,只有 1.6% 会选择植发。

这背后的原因复杂。首先,并不是所有的脱发问题,都需要植发解决。平时忙于工作的花花,在常去的理发店剪头发时,理发师告诉她发际线和前额有变秃的倾向,建议去做毛囊检测。从检测医生那里她得知,目前她处于毛囊二级风险等级,需要做的是四个疗程的护发。” 如果只是毛囊萎缩,只需要通过洗护就能达到修复作用。” 王晴也表示。

其次,动辄上万的植发价格也劝退了一部分年轻人。更重要的是,周阳说当他知道目前 “无权威保证植发效果,且毛囊是不可再生资源” 时,植发念头打消了一半。已经做过植发手术的刘涛,不推荐别人做植发手术,也是因为这一原因,” 花钱是一方面,毛囊资源浪费,就得不偿失了。” 她表示。

在植发时取毛囊,被一部分行业人士理解为 ” 拆东墙补西墙 “。

王晴告诉深燃,植发是将有生命力的毛囊移植到完全无生命力的毛囊当中。实际操作就是,将后脑部的毛囊移植到需要新增的区域去,” 医生会用一个很小的刀片,从后脑勺给你划一个很小的切口,把毛囊取出来,用像夹眉毛的小镊子夹着毛囊进行操作 “。

目前市面上最为普遍的技术是镊子技术和微针技术,一位行业人士对深燃透露,两者危险性都较以往降低不少,触碰不到头皮的神经、血管,也对身体没有太大影响。但植发不一定能保证有效果,且每个人能供植发的毛囊数量是有限的,这让很多消费者无法下定决心。

刘涛在半年前植过发际线,她对深燃说,之前去一家大型民营植发机构检测,医生对她进行毛囊检测时,明确告诉她,她的身体对植发不会有排斥反应,也不会因为头发出油,熬夜、压力大等原因脱发,更不会出现第二次脱落。

” 现在只过了半年,我植发的存活率大概只剩 70%。” 刘涛说,效果没有医院承诺的好,对方说可以再去移植,但又要使用她的毛囊,她还是选择了放弃。

因为植发,90 后谢唱走上了维权之路。他对深燃说,抱着希望去一家大型植发机构做了 3860 个毛囊单位,和医院不断砍价,才把价格砍到 2.9 万元。没想到,现在快两年,植发毛囊存活率只有 50%,植过发的鬓角,已经出现裸露状态。

在做完手术一年时,谢唱的头发就在不断脱落,毛囊只有 60% 左右的存活率。他找到主治医生,质疑当初 ” 承诺 90% 以上的存活率 ” 的说法,医生开始松口,表示 96% 是最高存活率,一般只有 80% 存活率,还不断建议他可以花钱再做毛囊修复护理。

” 一个毛囊价格 10 元左右,看起来不贵。但加上美发和后续治疗费,一个患者花费要超过 10 万元不等。同时还面临保质期只有三年的风险。” 一位植过发的消费者表示,医院确保的植发 ” 永久性不脱落 “,事实并非如此,但往往因为中间过渡时间长,尽管没有达到预期,很多消费者也就算了。

” 植发是一类对精度要求非常高的手术,虽然安全,却具有不可逆性。” 多位行业人士提到植发的风险。这也是植发渗透率低的原因之一。

植发真的是门好生意吗?

暴利,但行业渗透率低,不影响入局者前赴后继。

目前市面上的植发机构,有公立医院的植发科、民营美容整形医院植发科、连锁型植发机构、非连锁植发机构四大类,其中民营机构占据了 90% 的市场份额。

这不是一个新行业,有过缓慢发展的过程。国内首家植发医疗品牌瑞丽诗在 1997 年成立。一直到 2005 年前后,植发行业才发展起来,出现了以雍禾医疗、碧莲盛为代表的典型植发机构。从 2016 年开始,植发机构大爆发,也让植发市场鱼龙混杂。

一位行业人士介绍,复制一个植发机构,并不难。植发属于医疗美容行业,只需要提供当地卫生局认证的 ” 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和当地工商局核发的 ” 企业营业执照 ” 即可。这两者入门门槛不算高,” 这在一定程度上让植发机构能够快速复制到二三线城市。”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

上岗医生才是植发机构的核心资源,迅速扩张下,行业存在参差不齐的现象。

据德邦研究所提供的信息,植发医生多为皮肤科、外科医生转型,平均 4-6 个月培训周期。某专业植发机构的刘医生告诉深燃,一台植发手术一般需要 4-6 个人,手术时间 3-5 个小时,手术团队均需具备医师资格证书,标配是一个主治医生,两个植发医生,两个护士。

王晴表示,虽然植发是微创的表皮小手术,但不同医生做出来的效果都不一样。取的毛囊粗细、深浅,和医生技术、经验相关。植完密度不好,东倒西歪,后脑部的取发区出现小白点,都和医生经验不足有关。

在招聘网站上,有植发机构发布招聘植发医生贴,要求执业医师有 1 年以上植发从业经验,入职前培训 1-3 个月即可。有业内人士接受新华社采访时透露,目前专业植发人员严重不足。有的植发机构有执照的医生只是挂名,大量手术由无资质人员操作;有的美容美发店与无资质人员合作,推荐消费者植发,然后从中分成。

为了吸引顾客,一些机构在对消费者描述手术时,还使用 ” 当天做当天回,不需要住院 “、” 不流血不结痂,24 小时洗头 ” 之类的字眼,强调快速、轻松,以吸引消费者。

同时,有的植发机构也会做不切实际的承诺。消费者到机构咨询,医生的答复往往是,” 手术成功率 100%,毛囊存活率 96% 以上 “,并承诺,如果达不到标准,会无效退款或者二次补种。深燃咨询的多家植发机构表示,医生会明确告知,会和消费者签署 ” 存活率保证 ” 合同。

但其实,承诺高成功率背后,是依靠无效退款和二次补种达成。谢唱作为一个植发亲历者,他在维权过程中发现,实际上,” 无效退款 ” 只是小部分退款,” 二次补种 ” 也需要再出费用。

并且,签署 ” 存活率保证 “、无效退款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对消费者有保障的动作,但对于植发人来说,已经移植的毛囊无法回归,效果不好,获得退款也补救不了。

此外,如果第一次植发不成功,二次修复难度要比首次植发大很多。由于毛囊存活率缺乏量化鉴定手段,植发市场也缺乏行业标准,消费者不满意也面临着维权难的问题。

为了获客,植发机构把不少力气花在了营销上。植发更像是一次性消费,如果成功,不需再来,如果失败,消费者也不会再来,几乎不存在复购情况,因此植发机构需要大量营销广告获客。

根据财报,2018 年 -2020 年及 2021 年上半年,雍禾医疗净利润分别为 5350 万元、3562.4 万元、1.63 亿元、4044.1 万元,净利率分别为 5.7%、2.9%、9.97%、3.84%,这与高达 70% 的毛利率相差甚远。钱主要花在了营销上,雍禾医疗同期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 4.64 亿元、6.50 亿元、7.80 亿元、5.78 亿元,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9.6%、53.1%、47.6%、54.9%。

新生植发董事长张通就曾向媒体透露,植发行业的综合获客成本已经达到了人均 5000 元,占整体成本 40% 左右。

尽管植发市场依旧面临获客问题,王晴表示,消费者检测出毛囊萎缩,也需要针对性的用药物养护,” 没有植发需求,也有护理需求。” 在他看来,目前植发市场不缺客户。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中也提到,2020 年植发医疗服务市场及医疗养固服务市场的规模分别为 134 亿元与 50 亿元。” 植发第一股 ” 雍禾医疗曾预测,中国头发养固服务市场规模在 2020-2030 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可达 29.8%,2025-2030 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则能够达到 27.6%。

这个高速增长的市场,想分一杯羹的人还在前赴后继。但面对难以预测的植发结果,周阳们还在犹豫着。

* 题图来源于《隐秘的角落》,文中配图均来源于 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阳、王晴、谢唱、艾丽、花花、刘涛为化名。

你会去植发吗?

* 欢迎留下你的观点。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90后,秃了,也不敢植发”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