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国程序员,带枪打代码

《人民公仆 2》剧照

当你打开某国外视频网站时,常会弹出一个帮助纠正英文单词拼写和语法错误的软件。这个名为 Grammarly 的软件,实际上是由一个乌克兰创业团队开发。截至 2021 年 11 月,创建该软件的两个乌克兰码农,马克西姆 · 鲁特韦恩和亚历克斯 · 社夫琴科的个人资产都已达到 40 亿美元。他们在 2009 年创办的公司资产,也在 2019 年到 21 年间大幅上涨了 22%,目前价值 130 亿美元。

在过去的五年里,乌克兰的 IT 产业产值每年平均增幅达到 20%,2019 年增长高达 31%。即使是在新冠疫情暴发的第一年,乌克兰电脑和资讯科技行业依旧维持了 20% 的增长。

据 CNBC2021 年 11 月 18 日报道,Grammarly 在最新一轮融资中估值 130 亿美元

西方人日常使用的软件中,总有一到两个出自乌克兰人的手笔:用于日常聊天的 Whatsapp 的创办人杨 · 科姆是乌克兰移民;在线支付软件 Pay-pal 的创办人之一马克斯 · 列夫琴是乌克兰移民;苹果公司的创办人之一斯蒂芬 · 沃兹尼亚克也是乌克兰移民。除了手机软件之外,由乌克兰公司供应的网络平台和人工智能外包服务也在业内颇有名气。

乌克兰现总人口为 4173 万,其中,IT 从业者的人数达到 20 万,数量为中欧诸国之首。TopCoder 的统计认为,乌克兰的编程人员在世界上处于顶级水平。如果这片没有屏障的东欧大平原被称为 ” 欧洲粮仓 “,那么过去 10 年的乌克兰也可以说是欧洲的 ” 码农工厂 “。

就偏理科

在乌克兰电视剧《瓦夏的故事》中,学校里的历史老师课时被数学老师挤占,感觉备受忽略的老师对着同事大发雷霆。剧中这位饰演历史老师的演员,正是当今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总统的喜剧演员爆着粗口说出了这样的台词 :” 好吧,就他妈的数学是科学,好啊,历史呢?历史狗屁不是呗!”

《瓦夏的故事》剧照,图为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 · 泽连斯基

泽连斯基饰演的瓦夏在剧中道出了乌克兰的一个现象:从校长到老师,乌克兰的教育把数理化摆在更重要的位置。从高中到大学,乌克兰年轻人选择专业时,也更偏向于计算机专业。

每年,乌克兰的 450 多所公立大学会培养 1.6 万名电子和计算机工程专业毕业生。这些学生有 56% 接受的是 “STEM” 体系的教育,即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的综合式教育。乌克兰当地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乌克兰年轻人接受公立高等教育的机会比美国和许多奉行新自由主义的国家还要多,这帮助乌克兰年轻人打下了坚实的理科基础。

在 QS2021 年的榜单中,乌克兰有六所进入 top1000 的大学,其中有三所是理工类大学:乌克兰国立技术大学、利沃夫国立工业大学和哈尔科夫技术学院。这也决定了乌克兰的 IT 技术重镇分布在这几所大学所在的地方:基辅、利沃夫和哈尔科夫。在苏联时代,乌克兰苏维埃加盟共和国除了是重工业的生产基地之外,也是最早开发电脑技术的地区之一。

乌克兰国立技术大学

早在 1948 年,苏联便在基辅近郊的一个秘密实验室研制出其第一代计算机系统 “MESM”(小型电子计算机),其研发目的主要是军事用途;1960 年,乌克兰国家科学院计算机中心研制出苏联第一代半导体多功能电脑 ” 第聂伯 “,苏联的卫星和空间站火箭发射,都依赖该电脑进行运算;60 年代中期,乌克兰开发出苏联第一代个人计算机 ” 米尔 “;1974 年,乌克兰成为苏联乃至整个欧洲第一个大规模生产集成电路的地方。直到苏联解体,苏联的各种电脑型号中,有 30% 是在乌克兰研发的。

乌克兰的电脑硬件生产制作有着悠久传统,计算机理论方面也毫不逊色。乌克兰可以说是苏联计算机科学门类中的 ” 控制论 ” 之乡。早在上世纪 60 年代,乌克兰苏维埃共和国的控制论理论家维克多 · 格鲁什科夫就提出用网络连接苏联境内所有电脑的构想。

多年前格鲁什科夫提出的一些理念,在今时今日显得非常前卫。比如,在他的诸多构想中,就有过无现金的电子支付方式。

码农大军

乌克兰的 20 万 IT 从业人员之中,有不少是自由职业者,他们依靠各种网络平台寻找工作机会。当地招聘网站 “Head Hunter Ukraine” 的一项调查发现,有 68% 的受访者认为,他们更加乐于在线做自由职业,而不是在固定的办公地点上班。

这让欧洲的东部出现了一个浩浩荡荡的外包码农大军。实际上,在乌克兰的周边地区,譬如波兰和爱沙尼亚,在前苏联和东欧教育体系下也产生了不少技术优良的编程人才和企业。除了以乌克兰作为研发和生产基地外,冷战时期苏联的个人电脑生产模式还包括了 ” 爱沙尼亚体系 “、” 立陶宛体系 ” 和 ” 白俄罗斯体系 “,再加上整个东欧阵营的话,还有 ” 波兰体系 “” 罗马尼亚体系 “” 保加利亚体系 ” 和 ” 东德体系 “。

近年来,中东欧地区成为了世界数据外包服务的几个中心之一。面对西方客户,乌克兰、波兰以及罗马尼亚等国实际上构成了竞争关系。相比起这些已经加入欧盟的前东欧国家,乌克兰的优势是什么?最重要的一点是更加庞大的码农队伍,以及更加低廉的人力标准。

乌克兰软件开发公司 Ciklum

一个中等的乌克兰码农收入大概是每个月 2000 美元,而乌克兰在 2021 年的平均月薪也就 845 美元左右,在欧洲属于收入最低的国家。以乌克兰的生活水平来看,当码农算是一份收入体面的工作。

数码自由职业者平台 Skillvalue 也发布报告称,乌克兰的自由职业码农水平处于世界前五强。自由职业者平台 Upwork 列举了乌克兰 IT 从业和人员的各种优势:离欧盟近,跟西方文化接近,英语水平普遍较高,能够精通多于一样的编程语言,并且愿意在工作以外的时间继续阅读和研究跟 IT 相关的文献和最新成果。

除了自由工作者之外,乌克兰拥有 4000 家 IT 数码公司,其中有 1600 家是专门接西方公司客户单的外包公司。

据《Tech Times》网站统计,乌克兰是世界五大软件外包服务来源国之一,也是唯一上榜的欧洲国家。同一名单上的国家还有越南、印度、菲律宾和中国。

由于近年来乌克兰政府亲西方的立场,一些西方大企业倾向于找乌克兰的外包公司进行研发合作。翻开在乌克兰设立研发中心的西方公司名单,我们可以看到西门子、雷曼、谷歌、亚马逊、三星、微软、苹果和甲骨文等在世界范围内都颇有知名度的企业。

路在何方

让乌克兰 IT 从业者们津津乐道的 Grammarly,已经把总部搬离乌克兰,迁移到美国西岸地区。一个尴尬的趋势是,乌克兰的 IT 企业绝大部分是外包服务商,如 Grammarly 这样真正的独角兽却凤毛麟角,那些成长起来的乌克兰 IT 企业更愿意搬到其他西方国家。

除了薪资低之外,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是,地缘政治的危险因素一直存在。

乌克兰三大 IT 重镇之一的哈尔科夫市,位于乌克兰东北部与俄罗斯接壤的哈尔科夫州。如果乌克兰与俄罗斯发生军事冲突,哈尔科夫极易受到双方冲突影响。

哈尔科夫市

《半岛电视台》采访了当地的一位码农,他的桌上既摆着一台电脑,又摆了一把乌克兰政府派发的机关枪。在这片广袤的东欧大平原上,码农不仅要学会 Javascript 和 Python,也要学会如何扣动板门,如何在巷战中保卫自己的家园。

谁在黄金海岸,谁在烽烟彼岸?对于乌克兰的码农来说,这不仅是一首情歌,而是真实的生存环境。

乌克兰正在为俄罗斯可能的入侵做准备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这国程序员,带枪打代码”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