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代工业务、收购Tower半导体、建新厂… 基辛格能否让英特尔逆转颓势?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 2 月 23 日早间消息,据报道,帕特里克 • 基辛格(Patrick Gelsinger)18 岁就成为了英特尔的技术员,在工作了 30 年之后被迫离开。去年,他又以 CEO 的身份回归,肩负着振兴公司的艰巨使命。建新厂、发展代工业务、收购芯片厂商 Tower 半导体 …… 带着这一系列新动作,基辛格能让英特尔力挽狂澜吗?

在 20 世纪 90 年代,英特尔便家喻户晓,可谓是硅谷标杆企业。如今这家拥有 12 万名员工的大厂却失去了在芯片制造领域的领先地位。如今,60 岁的基辛格特别热衷于一件事:重振英特尔。

在 PC 时代,英特尔微处理器是绝大多数计算机的大脑,被誉为 ” 创新的源泉 “。但遗憾的是,英特尔没能赶上智能手机时代的浪潮,如今智能手机早已超过电脑,成为大多数人上网的主力设备。如今,苹果和谷歌成长为硅谷的象征。

重振英特尔,不仅是英特尔的迫切需求,也是基辛格自己的雄心壮志的一部分。基辛格还是一名年轻的工程师时,他就曾写下 ” 有朝一日将领导英特尔 ” 的目标。但在 2009 年,基辛格被迫离开英特尔,加盟 EMC。直到去年,在离开了 11 年后,基辛格又以 CEO 的身份重回英特尔。

若要重振英特尔,基辛格面临许多挑战。管理一家价值 2000 亿美元的公司,同时追求将美国芯片产能从目前的约 12% 提高到 30% 的目标,需要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要处理好政府关系,还要有足够的耐心。

基辛格在采访中承认了这些困难,但表示并未退缩。今年 3 月,他公布了一项 200 亿美元的投资项目,在美国凤凰城新建两家芯片工厂。上个月,他又宣布在美国俄亥俄州投资 200 亿美元,建两座先进芯片厂。本周二,英特尔又宣布以 54 亿美元收购以色列半导体公司 Tower Semiconductor。

为争取美国政府支持,基辛格在线参加了三次白宫会议,与 20 多名国会议员和 4 名州长进行了会谈。在一项 520 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中(向愿意在美国建设新芯片工厂的公司提供补贴),他成为了拜登的关键盟友。在欧洲,基辛格会见了法国总统伊曼纽尔 • 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意大利总理马里奥 • 德拉吉(Mario Draghi),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总统。

对于基辛格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520 亿美元的一揽子资金计划在众议院搁置了几个月,终于在本月获得通过。

18 岁进入英特尔

16 岁那年,基辛格通过了一项奖学金考试,进入了营利性职业学校 ” 林肯技术学院 “(Lincoln Technology Institute),并在那里获得了 ” 副学士学位 “(两年制职业学院颁发)。

1979 年,他在技术学院接受了英特尔一位经理的面试。面试官英特尔前高管罗纳德 • 史密斯(Ronald Smith)表示,他了解英特尔,对答如流,并相信自己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读完博士。史密斯在这次面谈的记录中写道 ” 他很聪明,有野心,也很自我,很适合这份工作。”

随后,基辛格飞到英特尔加州总部去面试。1979 年 10 月,他开始在英特尔担任技术员。在圣克拉拉大学攻读学士学位期间,基辛格的主要工作是提高微处理器的可靠性。

很快,他就开始和芯片设计师们打成一片,并提出更有效的芯片测试方法。1982 年,他成为英特尔 80386 微处理器团队中的第四位工程师。

1985 年,基辛格在一次演示中,向英特尔高层罗伯特 • 诺伊斯(Robert Noyce)、戈登 • 摩尔(Gordon Moore)和安迪 • 格罗夫(Andy Grove)抱怨说,公司笨拙的电脑阻碍了芯片开发进程。

当时,格罗夫担任英特尔总裁,他鼓励级别较低的员工用合理的观点多多挑战上级领导。几天后,基辛格突然接到了格罗夫的电话。此后,格罗夫开始指导基辛格,持续了 30 年。

1986 年,格罗夫说服基辛格不要去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而是任命他带领上百人的团队,设计 80486 微处理器。年仅 24 岁的基辛格最终获得了 8 项专利,1992 年成了英特尔最年轻的副总裁,2001 年成为英特尔的首任首席技术官(CTO)。

昔日霸主错失移动时代

本世纪头十年的中期,基辛格在英特尔内部的地位发生了变化。格罗夫于 2004 年从董事会主席职位上退休,另一位高管保罗 • 欧德宁(Paul Otelini)在 2005 年被任命为 CEO(欧德宁已于 2017 年去世)。基辛格说,他成为了英特尔高管团队中的一个 ” 不和谐的声音 “。

基辛格说,欧德宁后来敦促他离开。2009 年,基辛格接受了数据存储设备制造商 EMC 的邀请,担任其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在英特尔工作了 30 年竟这样收场,基辛格后来表示:” 对于那次离职,我感到非常愤怒。”

2012 年,基辛格成为 EMC 控股的软件公司 VMware 的 CEO。他经受住了那里的挑战,虽然在云计算服务市场挑战亚马逊以失败告终,但基辛格扩大了公司的业务,营收几乎变成了以前的三倍。

与此同时,英特尔的业务却出现了下滑。几十年来,英特尔在提供常规工厂先进技术(将更多计算能力整合到芯片中)方面一直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但在完善新生产流程方面的拖延,使得台积电和三星电子等竞争对手,在 2015 年至 2019 年间抢占了制造技术的领先地位。如今,台积电为数百家公司代工芯片。凭借先进的制造技术,供应着全球 90% 以上的芯片。

在移动设备市场的迟钝,也让其蒙受损失。2005 年,在说服苹果在 Macintosh 电脑中使用其芯片后,英特尔本有机会在 2007 年首次亮相的 iPhone 手机中赢得一席之地。但欧德宁 2013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拒绝了这个机会,因为苹果为芯片支付的价格太低,导致英特尔无法盈利。

欧德宁也承认,这一决定令他感到后悔,导致苹果在智能手机,以及后来的平板电脑中使用了与之竞争的 ARM 技术。此外,三星和其它安卓设备也使用了 ARM 芯片。最近,苹果又开始在许多新 Mac 电脑上使用 ARM 芯片。

英特尔的一些前员工也承认,欧德宁和他的继任者优先考虑英特尔的利润率,而没有冒险进入新市场,并包抄竞争对手。

随着人们对英特尔未来的质疑纷至沓来,基辛格又被视为可能的救世主。但他坚称,自己致力于 VMware。在 2018 年拉斯维加斯的一次会议上,他还在手臂上纹了一个临时纹身,上面印着 “VMware”。

到了 2020 年的感恩节前夕,英特尔的一位董事邀请基辛格加入公司董事会。随后,基辛格先去征求了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 • 戴尔(Michael Dell)的许可。当时,VMware 由戴尔公司控股。戴尔表示:” 如今英特尔有难,而基辛格是能帮上大忙的人。”

在圣诞节前的一次晚宴上,两名英特尔董事会成员问基辛格,是否愿意考虑出任英特尔 CEO 一职。基辛格后来说:” 这毁了我的圣诞节假期。” 他和妻子走了很长一段路,商量该怎么办。最终,这对夫妇的结论是:英特尔的规模和影响力,将为基辛格提供一个全球平台,能让他更好地推广芯片技术。

对于如何扭转英特尔的颓势,基辛格已有想法。有传闻称,英特尔正在考虑剥离其制造业务。但基辛格认为,稳定的芯片需求将使拥有工厂的芯片厂商处于有利地位。

他起草了一份扩大英特尔制造业务的计划。此外,他还想效仿台积电,为其它公司制造半导体,而不仅仅是英特尔自己的处理器。成为代工服务厂商,还可以缓冲美国未来的供应链冲击。

2021 年 1 月,在与英特尔董事会举行的一次在线会议上,九位董事一致支持他的制造扩张战略。2021 年 2 月 15 日,基辛格正式出任英特尔 CEO 一职。他的年薪为 125 万美元,奖金最高可达 340 万美元,外加一次性股权奖励。如果英特尔股价达到特定的长期目标,奖金可能高达 1.1 亿美元。

代工计划备受质疑

随着疫情最初带来的居家隔离和线上办公,各种电子产品销量上升,扰乱了芯片生产。芯片短缺成困扰全球的突出问题,连丰田等汽车工厂甚至都暂时关闭部分工厂。在席卷全球的芯片危机中,基辛格临危受命,达成了自己最初的梦想——领导英特尔。

美国官员们担心对其它地区芯片供应商的依赖。去年 6 月,参议院在两党的支持下通过了一项 520 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即《芯片法案》,旨在促进美国芯片生产。

去年 3 月,基辛格宣布了英特尔的制造扩张计划,包括代工计划和价值 200 亿美元的亚利桑那州项目。10 月份,英特尔第三季度营收不及华尔街预期,基辛格详细说明该计划对公司有长期的财务影响,导致英特尔市值一度大跌 9%,一天内就缩水了近 250 亿美元。

批评人士质疑英特尔能否在制造技术上赶上台积电和三星;而其它人则对代工计划持怀疑态度,因为认为资金比较多的芯片大厂是不会把代工业务交给作为对手的英特尔的。

台积电的生产流程经过调整后,可以生产多种芯片;而英特尔则是以严格标准化生产微处理器而闻名。芯片初创公司 Cornami 的瓦尔登 • 莱因斯(Walden Rhines)称:” 这与代工业务所需的灵活性恰恰相反。”

基辛格则反驳说,英特尔的代工业务吸引了高通的兴趣。基辛格表示他的长期投资最终会得到回报,他说:” 我们要大胆地抓住这一时机。”

与此同时,基辛格也向政府官员示好,以支持美国和欧洲的芯片制造计划。去年 9 月,他出现在华盛顿,游说众议院批准《芯片法案》。在那里,他会见了由民主党和共和党代表组成的 ” 问题解决小组 ” 的 24 名成员。

出席会议的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黑利 • 史蒂文斯(Haley Stevens)表示,基辛格清楚地表明了利害关系,而且能把他的计划说得很细节,而不是泛泛而谈。

10 月,该小组正式批准了这 520 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史蒂文斯称,基辛格的陈述,是这一决定的 ” 彻头彻尾的倡导者 “。

今年 1 月 21 日,基辛格又抵达白宫,宣布投资至少 200 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兴建芯片工厂,这将是该公司 40 年来第一个新的美国制造园区。当基辛格大步走上讲台时,拜登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还开玩笑地称他为 ” 老板 “。

当天晚些时候,基辛格就飞往哥伦布市,与州和地方官员会面。他说,英特尔希望在未来十年内投资 1000 亿美元,在俄亥俄州 1000 英亩的土地上建造 8 座工厂。这将使俄亥俄州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芯片生产基地之一。

他说:” 我们就是帮助‘把硅放入硅谷’的那家公司。今天,‘硅腹地’正式启动。”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发展代工业务、收购Tower半导体、建新厂… 基辛格能否让英特尔逆转颓势?”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