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弃鹅”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制作|肖丽

刚刚,腾讯旗下电商业务小鹅拼拼发布停止运营公告,称 ” 自 2022 年 2 月 23 日零时起,将不能再下单购买商品 “。” 如果钱包账户仍有可提现余额,要在 2022 年 3 月 31 日 24 时前完成提现,逾期将无法提现且不予补偿。”” 自 2022 年 4 月 30 日起,小鹅拼拼所有小程序将停止全部服务。”

上线 664 天后,小鹅拼拼正式宣布关停。

《中国企业家》了解到,目前,小鹅拼拼独立 APP 已在多个主流应用商店下架,微信小程序里搜索 ” 小鹅拼拼 “,新用户点进去后只能看到 ” 小鹅拼拼平台停止运营公告 “,但老用户尚可登录,相关公众号的最后一篇推送为 2022 年 2 月 12 日。小鹅拼拼具体的团队人数在腾讯内部已不再可见。

在外界看来,小鹅拼拼关停,再次验证了 ” 腾讯做不好电商 ” 这个老话题,但在腾讯内部看来,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 内部想放弃产品(小鹅拼拼)有一段时间了,之前应该是让王诗沐去小鹅拼拼做了一段时间,好像还带了他原来在网易做商务的几个人。但在去年年中的时候,王诗沐就到了腾讯新闻,从那以后感觉小鹅拼拼在内部就不太被提及,开始有些被战略性地放弃,逐步边缘化。” 一名腾讯内部知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来源:微信小程序截图

王诗沐是原网易云音乐副总裁、网易美学负责人。2021 年 8 月 31 日,有消息称其已加入腾讯新闻成为第一负责人,任总经理一职,向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汇报。五天前,脉脉上就有人爆料称,” 小鹅拼拼已经开始了 “” 一直谣言不断,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该帖子下有人补充说,”GM(总经理)去腾讯新闻了 “。

针对小鹅拼拼被关停一事,腾讯 2 月 22 日回应:” 基于战略聚焦考量,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对内部孵化的新业务小鹅拼拼进行调整,相关团队将可通过‘活水‘体系,在集团范围内重新选择匹配岗位。”” 活水 ” 是腾讯内部的人才流动市场机制,用人部门和意向员工双向选择,员工可在公司内自由寻找发展机会。

” 不过,我们内部感觉小鹅拼拼这个团队想进入到其他的部门也很难,电商的话,目前腾讯内部也没有什么业务能够真正接收他们。”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据了解,小鹅拼拼目前属于腾讯 PCG 旗下业务,PCG 旗下还包括腾讯视频、微视、QQ 等多项产品。

2021 年 4 月,腾讯 PCG 进行了一场大型的组织架构调整,意在通过人事变动,将长短音频、视频,IP/ 网文内容、年轻化社交和游戏这些强内容属性的业务更进一步地归拢到一起。显然,电商业务的重要性并未在这场大刀阔斧的变动中得到体现。

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说,自 2019 年,交易的可能性在微信小程序上被证明后,电商等交易相关的业务就更多的被放在微信事业群(WXG)。腾讯最新财报显示,通过小程序产生的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一倍。腾讯财报中给到的原因是:” 我们促进企业客户自有渠道及用户关系的管理,帮助企业繁荣发展,同时让他们实现比在销售平台上更高的利润率。”

在年初的微信公开课上,微信小程序团队也带来了小程序零售这一年的最新成绩单:2021 年,小程序实物商品商家自营 GMV 增长达 100%;此外,众多垂直领域保持了高增长态势。有消息称,小程序上的交易额已经超过了 3 万亿元,比京东的 GMV 还要高。

360 集团创始人周鸿祎曾说:” 所有的企业家在做事的过程中都在试错,没有谁看准一件事,一做就必成,如果都成功,就不叫创新。今日头条做得很好,但张一鸣在做今日头条之前做了 40 个各种各样的 APP。” 从这个角度来说,小鹅拼拼只是腾讯商业版图中极小的一角。对于 24 岁的鹅厂来说,664 天不算太长,但在大厂形形色色的尝试里,也很难说时间短暂。也许只有团队成员,才对它的兴衰,刻骨铭心。

腾讯的尝试与转变

2020 年 4 月 29 日,小鹅拼拼微信小程序和微信公众号上线,其功能是主推拼单购物服务,因类似拼多多而引发关注。2021 年 5 月,小鹅拼拼独立 APP 正式在各大应用商店上线。小鹅拼拼后又转型为面向 Z 世代的细分电商,主要售卖盲盒、汉服、潮玩等。

” 如果这是一家创业公司的项目,可能它不会受到这么多关注,但因为它在腾讯,又与电商挂钩,所以才收获了更多的媒体曝光。” 在得知小鹅拼拼关停后,一位大厂员工说道。

的确,在小鹅拼拼之外,近两年,腾讯推出了 ” 鹅享团 “”QQ 小店 “” 云逛全球 ” 等多个电商项目。对于核心业务聚焦在游戏和社交的腾讯而言,这算不上大新闻。但时针拨回到 16 年前,就很容易理解外界为何如此关注腾讯的电商项目。

2005 年 9 月 12 日,腾讯旗下电商平台拍拍网正式上线。2011 年,腾讯又推出 QQ 网购,希望以庞大的 QQ 用户基数推动电商业务。激战十年,拍拍最终不敌淘宝,马化腾无奈将腾讯电商相关业务抛给京东,暂别电商市场。此举也被解读为腾讯放弃了电商业务,但后来腾讯转向电商赛道的投资无疑是成功的。一场关于腾讯是否有电商基因的话题引起了大范围讨论,直至今日这一话题都暂无定论。

摄影:邓攀

电商之外,在很多尝试性业务上,腾讯开始逐步开放,不再包揽全部。在 2015 年全国两会上,马化腾接受媒体采访时大方表示:” 过去大家都以为腾讯什么都会做,我们也走了一段弯路。这两年我们变化很大,把越来越多业务都砍掉了,让给了其他的创业公司。”

一方面转向投资,另一方面腾讯仍在进行 ” 自下而上 ” 的尝试。这家公司由产品驱动,公司高度授权,每个事业群甚至小部门,都有大量中层干部和基层员工在关注用户体验,从下往上推动创新。

微信无疑是试水项目中最成功的代表。腾讯曾表示,微信这个产品其实是在腾讯内部创新的机制下面 PK 掉了原来有名的 QQ 手机版才脱颖而出的。腾讯内部自己形成了一种企业文化,每一个产品经理对自己的项目负责,只要你的项目与公司的目标是一致的,就可以放手去做,老板不会管你,但是用户是检验你的。

” 都在试水,腾讯到这个体量也必须不断尝试,万一再出个今日头条呢,怎么办?” 一位创业者说道。试水是必要的,但在试水项目被验证为不合格时,大厂也从不会含糊,该砍则砍。

阿里对赌,字节大力出奇迹

鼓励失败,并为失败埋单,对大公司来说是常态,但在培育新业务,并确定止损点方面,大厂各有不同风格。

来源:视觉中国

在腾讯车轮快速前进时,鼓励内部创新、良性竞争的 ” 赛马机制 ” 一直被认为是腾讯好产品频出的一个重要因素,《王者荣耀》《全民超神》是 ” 赛马 ” 的产物,微信也是 ” 赛马 ” 的产物。

如果说腾讯充满自下而上的尝试,那么阿里则更加谨慎。

” 在阿里不太一样,内部很难说有统一的风格。不过总体来看,要在行业层面去制衡某类对手,去卡位,这样的项目非常少。并且项目审批人要对这件事直接负责,批准的项目会给两到三年的时间,并且一定会配充足的资源、人和钱。” 一名阿里的员工向《中国企业家》总结。

这名阿里员工表示:” 这两年阿里的新业务淘菜菜、淘特都是逍遥子(张勇)直接拍板,他是第一责任人。” 腾讯与阿里风格不太一致,” 维持业务的基本运营,如果说只是常识性的,这种小打小闹(在阿里)不称为内部创业。”

2016 年初,淘宝直播的方向调整汇报送到阿里高层的办公桌上。该项目在 2015 年 11 月立项,团队不大,三四个人,项目按照内部默认的 ” 收益共享,风险共担 ” 原则往下推进。这样惊动高层决定的情况并不常见,但事关直播朝 ” 秀场 ” 还是 ” 带货 ” 这一方向问题,这份汇报最终到了张勇手里。

结果同样也摆在牌桌上。现大淘宝平台策略和运营中心负责人王明强(花名:思函)此前在淘系负责产品,在与蒋凡的内部赛马中,蒋凡最终胜出接管了淘宝,而王明强失利后则跟随戴珊去了 B 系,现又被戴珊带回淘系。

” 阿里对非真正创新的东西,试错容忍度比较低。其实可以说是某种对赌。”上述阿里员工表示,” 逍遥子既看战略,也非常看重数据,他很愿意用 KPI 去管理人。如果项目进行不顺,审批人可能会冷处理,不招人,打低绩效等等。”

在阿里、腾讯、字节三家的战略性试水中,字节跳动的方法论似乎更易总结。张一鸣称之为 ” 大力出奇迹 “。他在 2019 年的演讲里说道:” 回头看,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很多方法并不好,但是很努力、很专注,大力出奇迹。”

梅花创投合伙人吴世春十分赞扬张一鸣这一观点,他曾表示,大部分想着四两拨千斤或者以巧取胜的概率都不高,成功需要大力出奇迹。所以当你选择一个点后就要持续且高强度投入,至少在局部形成优势,能进行少和多的自由转换,最后才有大力出奇迹的效果。

大力出奇迹强调尽全力快速推进,并且尽量获得好的结果。但在结果不好时,撤退也是及时的。

如同腾讯在电商方面坎坷的尝试,字节跳动在社交上也屡屡受挫。2019 年 1 月,字节跳动大张旗鼓推出针对年轻人的社交 APP 多闪。四个月后,字节跳动第二款社交产品,原滴滴产品总监单祎负责的飞聊悄然上线。但无论是飞聊还是多闪,如今都已销声匿迹。和如今的小鹅拼拼类似,产品员工也曾面临调岗。

有关字节跳动最新 ” 瘦身 ” 的消息是,2 月 21 日,华林证券发布公告称,已与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作价 2000 万元购买该公司旗下海豚股票 APP。《财新》报道,除了海豚股票 APP 与文星在线,字节跳动旗下证券类业务其他主体也均在与潜在交易方接触或者内部关停过程中。

曾有一线互联网领域投资人向《中国企业家》分析:” 现在今日头条和抖音都背了沉重的 KPI 营收指标,如果字节跳动内部孵化一个产品,需要投抖音的信息流广告测验,抖音的商业化部门只能暂时性地为你做免费的资源倾斜,否则它的 KPI 怎么办,这是所有大公司都会碰到的问题。”

在脉脉上,亦有人将小鹅拼拼称为 “KPI” 部门。无论什么样的试水,或许从诞生之日起就在短期绩效与长期战略中徘徊前行,无一例外。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腾讯“弃鹅””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