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来自苏联的军用“幽灵”电台被二次元占领

无线电与互联网并非水火不容。

在互联网带来的信息爆炸时代,无线电广播已经是个相当遥远的名词。不过,这一媒介仍然有着相当忠实的拥趸,他们便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简称 Ham。

Ham 会使用电台与其他 Ham 建立联系、交换信息、探讨技术,也会监听来自官方或非官方无线电台的各种信息。与此同时,Ham 绝非跟不上时代的怪咖,他们能正常运用互联网媒介与社交媒体,其中的年轻一代也乐于接受当下的流行文化。

今年 1 月以来,就有这么一批人数与来源不明的 Ham,劫持了一座俄罗斯军用电台的波段,播放流行音乐、梗曲、ACG 歌曲,甚至赵本山的小品。

同行们将这批劫持者的表演如实地反映到互联网上,被国内外网友们积极扩散,也令这座原本只活在阴谋论中的军用电台,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1

这座神秘的俄罗斯军用电台,一般被称作 “UVB-76″。”UVB-76″ 是一座短波电台,频率为 4625kHz(千赫兹),相传自 1982 年拥有首次收听记录。1990 年以前,”UVB-76” 会以每分钟约 25 次音调的频率,全天 24 小时播出一种高亢的嘀嘀声。

苏联解体后,”UVB-76″ 并入俄罗斯,播报的内容改为蜂鸣声。接下来的三十年里,蜂鸣声发生过一些微小的变化,例如持续时间变长、音调变深等,但大体上维持不变。于是,Ham 们给这座电台起了个外号,叫 ” 蜂鸣器 “(The Buzzer)。

这种占用某个频段发射噪音的军用电台还有好几座,其中却只有 “UVB-76” 最为出名,大概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UVB-76″ 从冷战广播至今,表现过于活跃,让人们对它的用途产生数不尽的猜想。

这座电台并不总是不知疲倦地播报蜂鸣声,有时也会出现真人播报。1997 年平安夜,监听 “UVB-76” 的 Ham 们第一次听到了这座电台发出的人声:

“Ya UVB-76, Ya UVB-76. 180 08 B R O M A L 74 27 99 14. Boris, Roman, Olga, Mikhail, Anna, Larisa. 7 4 2 7 9 9 1 4.”

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开头的 “UVB-76″ 是电台自报家门。据短波无线电台研究网站 Priyom.org 所述,”UVB-76” 本该写作 “UZB-76″,是将俄文字母强行转录为英文导致的谬误,以讹传讹传到今天。

为了避免播报单一字母时因语音模糊、噪音太大造成混淆的情况,无线电通联习惯使用特定的词语指代字母,在英文里是一些单词,放到俄文则是人名。因此,那句广播里的六个俄文人名,是在重复前文的 “BROMAL”。

部分俄文字母对应的人名列表

一些俄罗斯退伍军人指出,播报中的那个单词是一种命令,随着时间推移,单词指代的命令含义也在变化,例如 “BROMAL” 可能指进入全面战备状态,也可以指全面撤离。当然,没人知道这个 “BROMAL” 应该表达哪一种含义。

俄罗斯官方从未证实过这座电台的真实用途。目前的主流观点认为,”UVB-76″ 是为俄罗斯西部各军区服务的通信广播,用字母和数字播放只有拥有密码本的人才理解的信息。至于占着频段不走的蜂鸣声,是在阻止其他人使用相同的频率。

来自俄军某征兵办公室的一张小框纸

写着 “UVB-76” 的频率 4625kHz

另一些猜想只能归为缺乏根据的阴谋论。最危言耸听的说法认为,”UVB-76″ 是苏联核武操控系统 ” 死亡之手 ” 的一部分,目前这个系统仍然生效,一旦俄罗斯领土受到核弹打击,” 死手 ” 系统无法收到持续的蜂鸣声信号,便会自动触发核反击。

截至 2021 年 3 月,俄罗斯共计拥有 1456 枚核弹头

2010 年 6 月至 9 月,”UVB-76″ 的蜂鸣声多次停止,偶尔还传出敲门声与翻书声,相信阴谋论的网民神经兮兮地以为世界末日到了,结果却无事发生。此后 “UVB-76″ 也会不定期停止播报蜂鸣声,” 死手 ” 阴谋论显然不攻自破。

频谱毫无生气,说明 “UVB-76” 处于静默状态

经 Ham 们查明,”UVB-76″ 因为俄罗斯部队编制调动而搬迁,才停止了一段时间的广播。位于莫斯科附近波瓦罗沃的故址,已被一部分 Ham 当成探险胜地,在废弃设施中找到的残存设备与一本发黄的运行日志,进一步实锤了 “UVB-76” 是军用通信电台的说法。

废弃地堡

运行日志

2

“UVB-76″ 受到瞩目的第二个原因是,这座电台频频受到外部因素的干扰,有着十分悠久的 ” 整活 ” 传统。

“UVB-76” 是短波波段的无线电。短波可以被大气中的电离层反射或折射,以一定角度射入天空后,可以在地平线之外很远的地方反射回地球。基于这一特性,短波无线电常常用于远距通信,在卫星广播、有线广播及互联网普及前的冷战时期,被军方及民用事业所广泛使用。

短波传输也有一定的缺点。短波并不稳定,容易受到干扰,包括季节、气候、时间、太阳黑子等自然因素,以及某些人为因素的干扰。也正是因为这一缺点,认为 “UVB-76″ 是 ” 死手系统 ” 稳定信号发射器的论调根本站不住脚。

” 短波 ” 也被称作 ” 天波 “

还是在 2010 年 6 月,一位爱沙尼亚的企业家兼 Ham 自行组建了一台中继器,创建了 UVB-76.net 网站,首次开放了从互联网收听 “UVB-76” 的渠道,带动了这座电台在世界各地的热度。该网站的访问量数以十万计,对 UVB-76 出现异样或受到外界干扰的记载也多了起来。

干扰电台的原理比写黑客代码要简单得多,需要的只是一台功率更强的发射器。这种干扰形式俗称 ” 盖台 “,干扰者把设备调到想要干扰的频段,以超大功率播出比原有电台信号更强的无线电,覆盖原来电台的信号,就能给人一种原电台正在播报其他内容的错觉。

2010 年 9 月,有人听到 “UVB-76” 播放了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天鹅湖》在苏联及俄罗斯有着严肃的政治含义,一旦电视上播放《天鹅湖》,就意味着出了什么政治上的大事——例如国家重要人物去世。

《天鹅湖》播出的时候,背景的蜂鸣声仍在正常播报。Ham 们猜测,也许是 “UVB-76” 的热度提升,导致有好事的 Ham 干扰电台,播放《天鹅湖》揶揄普京。

2014 年克里米亚战争之后,”UVB-76″ 遭受多次干扰,干扰源播放过斯拉夫音乐与空袭警报,声音很小,夹杂在蜂鸣声之间,尚且达不到 ” 盖台 ” 的效果。直至 2021 年,”UVB-76″ 受到干扰的频率上升,播放的音乐也从 ” 全损音质 ” 变得清晰了许多。

” ‘ UVB-76 ’的歌仍比今天的大多数广播电台好听 “

如今 “UVB-76” 的大部分听众,已经不再依赖成本高昂的物理设备,更倾向于使用互联网的实时转播网站。这些网站连接着世界各地的大型无线电接收器,会把无线电波实时转化为可视化的频谱瀑布图。

这一点也被干扰者充分利用。他们直接在跃动的彩色频谱上作画,在无线电波建立的听觉体验之上,附加一层视觉体验。

2021 年 8 月 9 日,干扰者用频谱图绘制米老鼠

图源 Youtube@On shortwave

这些干扰的具体来源难以查证,但有迹象表明,乌克兰人在这方面表现得相当积极。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一直不对付,两国之间的矛盾不断升温,也成为 2022 年以来的国际时事热点。虽说乌克兰当局没有大打出手,可民间的 Ham 们似乎把入侵俄方军用电台当成一种日常消遣,他们一有充分的动机,二有充足的能力。

据俄媒 TJournal 报道,2017 年平安夜,一批干扰者在 “UVB-76″ 的波段播放俄语说唱,还高喊道 ” 荣耀归于乌克兰 “。2021 年 8 月 13 日,”UVB-76” 受到音乐与频谱图干扰,干扰者放出的多张频谱图中,就有一幅乌克兰的国徽。

图源 B 站 @普利希纳 _Perisoreus

2022 年让 “UVB-76” 变成点歌台的新进 Ham,多半也是乌克兰人,也想表达点政治诉求。可是与前辈不同,他们都是资深 ACG 爱好者,整出的活也显得不同凡响。

3

2022 年 1 月 7 日,”UVB-76″Discord 讨论频道里的一位网友,监听到广播中有人对麦克风吹气。这个声音被 Ham 们认作入侵的前兆,自此之后,4625kHz 这个频段,几乎每天都要被连绵不休的音乐和频谱图占领几个小时。

Discord 上的一名用户 Игорь _DA 承认对劫持负责,声称他有一个四人团队,还公开视频展示了自己的电台设备。在后续广播里,他们自称 “ABOBA” 或 “ABOBUS”,还为 Discord 与 Telegram 两款聊天软件的自建群组打广告,允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点歌。

干扰者发过几张政治意味浓厚的频谱图,像是和平符号与核辐射标志、《V 字仇杀队》中盖伊 · 福克斯的面具,自然也少不了乌克兰的国徽。

图片[1]-当来自苏联的军用“幽灵”电台被二次元占领-电驴中文网

但这些内容的影响力肯定比不过梗图与表情包,例如暴漫头像,PornHub 与《花花公子》的商标,《Among Us》中的船员形象,以及一串纯文字,写有俄语国骂 Cyka Blyat。

图片[2]-当来自苏联的军用“幽灵”电台被二次元占领-电驴中文网

大概是由于东欧局势恶化,1 月 19 日,军方仿照之前的暗语形式,用 “UVB-76” 广播了至少 23 条信息,不但吸引了更多好奇的圈外听众,也使得军方广播与干扰广播混淆不清,不少网友一度觉得,播放音乐的干扰源才是军方的暗号。

1 月 20 日,就在一群网友持续监听 “UVB-76” 的情况时,ABOBA 趁热打铁,向整个世界暴露自己的音乐品味。这一天,他们的歌单中有一首手游《少女前线》的背景音乐,相关片段经过国人录屏并上传至 B 站,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播放量。

至此,”UVB-76″ 在国内外都火出了圈。在转播网址得到扩散后,监听 “UVB-76″ 不再是少数 Ham 的专利,录制干扰广播,记录下每天的节目单,清查 ABOBA 成员的 ” 二次元浓度 “,逐渐成为互联网一角新的狂欢形式。

录播片段显示,ABOBA 团队中肯定有 ” 东方众 “,即《东方 project》系列的爱好者。圈外人耳熟能详的《Bad Apple》几乎每天都播,圈内人熟知的《琪露诺的完美算数教室》等东方同人曲点播率也超高,而 ABOBA 照单全收。

图片[3]-当来自苏联的军用“幽灵”电台被二次元占领-电驴中文网

瑞克 · 艾斯利的《Never Gonna Give You Up》算是 “UVB-76″ 的老常客。这首经久不衰的流行金曲,如今也每隔两三天播放一次,ABOBA 乐意放,” 自愿 ” 受骗的听众也乐意听。

既然 ABOBA 入侵的是军用电台,他们也没忘结合国际形势与地缘政治搞事情。前一秒他们还在播放前几年屠过榜的韩国歌曲《江南 Style》,后一秒他们就要切歌,切到朝鲜 ” 流行音乐 “《攻击战》,很难不让人觉得他们是故意的。

除频谱图之外,他们还首次在干扰过程中使用 SSTV(慢扫描电视)技术,传输二次元图片。SSTV 是一种基于短波无线电的图像传输方法,能够以缓慢的速度传输一些单色或彩色的低像素图片。尽管只有 Ham 知道如何接收这些图片,但转发图片不过是普通人动动手的事情。

图源 Youtube@JuEdWa

接连数天的高强度广播给 ABOBA 带来了人气,也给他们的设备造成了负担。1 月 24 日,他们停止了广播,在 Discord 上解释道:功放管烧了,新的配件要等两到三周后才能送到。

然而自 1 月 28 日起,也就是临近春节的那几天,”UVB-76″ 再次受到干扰。这几天的节目多为中文内容,从《北京欢迎你》到《朝你大胯捏一把》,再到赵本山小品《心病》、央视春晚保留曲目《难忘今宵》,从头到尾都像是国人整的活。

图片[4]-当来自苏联的军用“幽灵”电台被二次元占领-电驴中文网

据 B 站 Ham@岁月封华的爆料,这次干扰也是 ” 团伙作案 “,其中一名成员是来自东南亚的华侨,而团队的干扰发射站位于西欧。与 ABOBA 的情况相似,他们也遇到了设备损坏的问题,贡献了几场精彩的广播后便销声匿迹。

图源 B 站 @岁月封华

2 月 5 日,ABOBA 修好了设备,继续垄断 “UVB-76” 的干扰广播事业。他们专门开设了推特账号,以便在每次广播前公开节目单,还留下了加密货币打赏链接,摆出一幅要让干扰广播常态化的架势。

4

一如大多数人的合理猜想,上述干扰电台的 ” 整活 ” 行径可能违法,并不值得提倡。

其他行业的业余爱好者可以自诩头衔,可 Ham 要通过政府部门办理手续获得执照,才能成为一名正式的 Ham,此后亦要受到各种法律法规的约束。”UVB-76″ 所使用的频率,绝对不是能够随便广播的业余波段,推测是干扰者所处的位置对无线电的管制相对宽松,否则他们多半已经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了。

但这些 Ham 的努力也有其积极意义。从 4625kHz 播出的、由持续的蜂鸣声、音质不佳的流行乐、背景的杂音混合而成的嘈杂广播,营造了一种全新的曲风与奇妙的氛围。

虽说 ” 死手 ” 阴谋论早已证伪,可是长时间沉浸在这样的广播中,难免会让一些想象力丰富的听众陷入某种核战争已经发生了的迷梦:世界已经毁灭,而 “UVB-76″ 成了核废土之上仅存的无线电广播,播放着核战爆发前人类在互联网上留存的 ” 宝贵遗产 “。

既然俄罗斯军方从来没有对干扰电台的人采取任何措施,我们也不妨换种思路想想:这些 Ham 们对 “UVB-76″ 的不间断干扰,或许才是真正的 ” 死手系统 ” ——只要还有人敢继续干扰这座军用电台,就足以证明最可怕的战争尚未降临。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当来自苏联的军用“幽灵”电台被二次元占领”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