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还是真心?全球首富做慈善 为何悄悄捐款57亿美元?

出品 / 新浪科技

作者 / 郑峻

全球首富马斯克悄悄地捐出了 57 亿美元,这是他最大一笔慈善捐赠。

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 SEC ) 提交的文件显示,去年 11 月 19 日至 29 日,特斯拉 CEO 马斯克捐出了 504 万股特斯拉股票用于慈善。按照当时股价,这部分股票价值超过 57.4 亿美元。单是这一笔捐款,马斯克就成为了去年全球前三位的大慈善家。

马斯克没有透露这笔捐款的去向,这并不需要向 SEC 公布。他也没有回应媒体的质询。问题来了,马斯克如此高调张扬的人,为什么捐了这么多钱做慈善事业,却守口如瓶只字不提?他此前做慈善可不是这么低调的。

相比之下,马斯克不断强调自己去年纳税 110 亿美元,创下了纳税记录,甚至想去美国国税局总部秀一下。此前几年没有直接收入,马斯克只要不售股套现,就不需要缴纳任何联邦所得税,这让他遭到了诸多批评,和民主党参议员大打口水战。现在缴纳天价税款,马斯克当然要展示一下久违的纳税荣耀。

套现缴税百亿美元行权

去年最后两个月,马斯克在以投资人身份加入特斯拉之后,首次大规模抛售股票套现。11 月 6 日,马斯克令人意外地在推特上询问自己的粉丝是否应该抛售自己所持特斯拉股票的 10%,最终超过 57% 的粉丝支持他抛售股票套现。

但实际上,这个调查只是一个噱头。无论推特网友怎么投票,马斯克都必须抛售股票来套现 100 多亿美元。因为不交税就不能行权,就拿不到巨额特斯拉股票。此次巨额抛售本就是计划之中。马斯克去年 9 月就曾经承认,他有一大笔期权要在 2022 年初到期,所以必须在第四季度大举抛售套现,缴纳税金行使期权。

在那段时间里,马斯克先后抛售了价值超过 160 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缴纳税金行使期权兑现 2290 万股特斯拉股票所需要的税金。这批期权是特斯拉董事会在 2012 年授予他的期权,行权价格是 6.24 美元。哪怕缴纳了 110 亿美元税金,他落袋回报也超过了百亿美元。

为什么要缴纳这么多税?因为马斯克当时是加州居民,所以必须缴纳 37% 的联邦个人所得税、3.8% 的投资税以及 13.3% 的加州所得税。换句说话,作为加州居民的马斯克要行使期权拿到 2290 万股特斯拉股票,就要交出 54.1% 的税,按照当时的价格计算就是 150 亿美元,这也是他为什么抛售特斯拉股票套现 160 亿美元的真正原因。

这只是 2012 年的期权部分。根据马斯克和特斯拉董事会在 2018 年达成的新协议,他将完全根据特斯拉股价表现来获取总计 12 期限制性期权 ( 总计 1.013 亿股股票 ) 。特斯拉市值超过 1000 亿美元之后,每增长 500 亿美元,马斯克就可以行权领取相当于特斯拉流通股的 1%。

这笔巨额套现也给马斯克带来了麻烦。据美国媒体报道,SEC 正在对马斯克和他弟弟的股票抛售展开调查,怀疑其中涉及到内幕交易。在马斯克咨询网友是否应该抛售股票之前,他弟弟抛售了价值 1.1 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而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法官则否决了马斯克对 SEC 不断调查自己的诉讼。

为了避免未来继续缴纳天价税金,马斯克在 2020 年抛售了加州所有房产,搬到了没有州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的德州。单是这一次搬家,他未来就有望合法避开上百亿美元的税金。

过去四年时间,特斯拉市值从 300 亿美元一路飙升到万亿美元,一举超越诸多传统汽车巨头,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马斯克也因此一次又一次地获得了特斯拉董事会授予的期权,个人身价超过 2200 亿美元,超过老对手贝索斯成为全球新晋首富。

57 亿美元捐给联合国?

话题回到马斯克的 57 亿美元慈善捐款。这笔捐款的时间不禁让人想起了去年联合国对马斯克的隔空募捐。去年 10 月 26 日,联合国粮食计划署 ( WFP ) 主任比斯利 ( David Beasley ) 公开呼吁马斯克和贝索斯等亿万富翁捐款 60 亿美元,用于化解全球 4200 万人的饥饿问题。60 亿美元相当于当时马斯克 2% 的个人财富,而粮食计划署前一年的筹款总额为 84 亿美元。

在被网友怂恿之后,好面子的马斯克 10 月 31 日在推特上回应比斯利称,如果粮食计划署可以公开透明解释如何具体使用这笔资金来解决饥饿问题,那他就会立刻卖掉股票捐款。得到马斯克回应之后,比斯利在 11 月 15 日列出了一份具体的 66 亿美元资金使用计划,希望得到这位全球首富的回应和捐款。

从时间上看,马斯克正是从 11 月 19 日开始捐出 57 亿美元特斯拉股票的,那么他是捐给了联合国吗?在美国媒体联系置评之后,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本周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并没有收到马斯克的任何捐款。看起来,马斯克对比斯利的筹款计划并不感兴趣。

2012 年马斯克也相应盖茨和巴菲特的号召,签署了 ” 捐赠承诺 ” ( The Giving Pledge ) ,承诺在有生之年至少捐出一半的个人财富。不过这个承诺并没有强制性,捐多少完全凭亿万富翁们个人自觉,完不成也不会有什么约束力。

捐赠誓言这个组织并不是慈善机构,不接受超级富豪的捐赠,也不会硬性规定超级富豪应该如何捐赠做慈善,更像是一个超级慈善家俱乐部。超级富豪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慈善捐赠对象,既可以是医学研究项目,也可以是非洲扶贫项目,也可以是社会公益活动,或者是教育平等项目。

与盖茨、巴菲特等热衷慈善的亿万富翁相比,马斯克和贝索斯原先都忙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并不会在公益事业上耗费太多精力,一如当年的乔布斯。贝索斯直到去年打算隐退才开始投身公益,宣布计划在 2030 年之前捐款 100 亿美元组建地球基金,用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

过去一年,贝索斯累计捐出了 10 亿美元,包括给奥巴马基金会 1 亿美元,给美国国家航天博物馆 2 亿美元,以及去年年底 4.43 亿美元用于气候变化和保护自然资源。与此同时,他的前妻麦肯齐则成为了去年最热心慈善的亿万富翁,向诸多教育、化解饥饿、女性平等等方面的慈善机构累计捐款接近 90 亿美元。

马斯克的慈善事业

话题回到马斯克,这位新晋全球首富此前都有哪些慈善项目?在此之前,他最大规模的慈善捐赠是去年捐款 1 亿美元设立碳清除新技术创新项目,以及向 SpaceX 发射基地所在的德州卡梅伦郡学校和社区捐款 3000 万美元,这是为 SpaceX 在当地发射火箭获得当地民众支持的善心举措。此外,马斯克还在 2020 年向 St Jude 儿童医院研究机构捐赠了 5000 万美元。2018 年马斯克也高调宣布自己抛售特斯拉股票套现 1 亿美元做慈善,但并没有公布具体的使用用途。马斯克并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他几乎每次捐款捐物都会在推特上展示。

马斯克有自己的同名慈善基金会 ( Musk Foundation ) ,早在 2001 年 eBay 收购 PayPal 之后就创建了。作为 PayPal 的联合创始人,当时年仅 30 岁的马斯克因此成为了亿万富翁。而设立个人慈善基金会是美国亿万富翁的标准配置,他弟弟金宝 · 马斯克 ( Kimbal Musk ) 担任了基金会的司库。

图注:马斯克基金会的网页就几行字

不过,马斯克基金会的网页只有短短几行字,只是列出了基金会的捐助方向,包括:可再生能源、太空探索、儿科医学、STEM 理工科教育以及造福人类的人工智能。至于捐了多少,捐了哪些项目,一律没有显示。

根据美国国税局 ( IRS ) 从 2001 年至 2017 年的报告统计显示,马斯克基金会在 15 年间累计向 160 个慈善机构捐出了 5400 万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是直接捐款,捐款额度从几千美元不等。这些慈善机构包括环保、教育、医疗以及航天等等。除了这些项目,2019 年英国《卫报》的一项调查显示,马斯克还有一些人情捐款,例如给自己孩子上学的学校以及他弟弟的慈善项目,甚至还有他喜欢的 ” 火人节 ” 活动。

必须要说,马斯克的捐款并不都是为了慈善避税目的。2015 年,非常关注人工智能技术前景的马斯克和几位富豪一道承诺捐赠 10 亿美元创建 OpenAI 人工智能研究公司,以便以 ” 最有可能造福人类的方式 ” 研究安全的人工智能技术。OpenAI 也向美国知名高校的人工智能研究院提供资金和合作,麻省理工学院的未来生命研究院 ( Future of Life Institute ) 就获得了 900 万美元的资金。OpenAI 并不是美国国税局认证的非盈利基金。

图注:马斯克基金会之前并没有频繁使用 DAF 捐赠

DAF 基金是富豪最爱

那么马斯克这 57 亿美元到底捐给了哪里?按照他此前的惯例,马斯克可能会通过 ” 捐赠人建议基金 ” ( Donor Advised Fund, 以下简称 DAF 基金 ) 这种手段进行慈善捐款。即先捐出巨额资金,拿到抵税额,随后再决定具体使用用途。

2015 年的时候,马斯克基金会的资金规模一度减少到了 6 万美元,于是马斯克次年向自己基金会捐出了 120 万股特斯拉股票,当时市值 2.55 亿美元。这一部分都可以用来抵税。但大笔捐款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按照美国的要求,私人慈善基金会每年必须捐出 5% 的资产才能满足避税的要求。

这意味着马斯克基金会需要非常积极的进行公益捐款,从那时候起他们开始积极采用 DAF 进行慈善捐赠。2016 年马斯克基金会向 DAF 基金捐出了 3780 万美元,占据了当年慈善捐款的 80%。2018 年向 DAF 基金捐出 1240 万美元,占据当年慈善捐款的 84%。

什么是 DAF 基金?简单的说,这种基金就像是为超级富豪个人的慈善基金来管理慈善资金如何使用的基金管理公司。DAF 不仅可以让超级富豪们拿到巨额抵税额,还可以保留慈善资金使用的决定权,甚至为超级富豪们保留隐私。

1969 年美国国会立法,要求慈善基金必须每年捐出 5% 的财富才可以享受免税待遇,而且不能从一家私人基金捐给另一家私人基金。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DAF 基金才开始得到重视。超级富豪的私人基金会纷纷选择给公共性质的 DAF 基金捐助,以满足自己的 5% 门槛。至于捐出去的资产怎么做慈善,他们可以日后慢慢再决定。

现在美国最大的十支慈善基金中,有六家都是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听说过的 DAF 基金。从 2016 年开始,美国最大的 DAF 基金——富达慈善基金会 ( Fidelity Charitable ) 就成为了美国吸收慈善捐款额度最大的基金,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慈善基金。2020 年,马斯克基金会就向富达慈善基金捐出了 2070 万美元。

DAF 已经成为美国超级富豪和他们的私人基金会最为青睐的捐助慈善手段。他们将自己的各种资产都捐赠给 DAF 基金会,包括了现金、股票、房地产、艺术品甚至比特币。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几乎每年都通过 DAF 基金来避税。2018 年和 2019 年底布林向 DAF 基金先后捐出了 2 亿和 4 亿美元,满足了他的避税需求。

如果直接把资金捐给自己的基金会,马斯克只能拿到 20% 的抵税额,但如果捐给 DAF 基金,他就可以折抵至多 30% 的 2021 财年调整后收入。以这种手段捐款,马斯克可以最大化折抵他去年巨额套现所缴纳的税款。正是在捐出了 57 亿美元之后,马斯克开始强调自己 2021 年纳税超过 110 亿美元。

阿诺德基金会 ( Arnold Foundation ) 创始人、亿万富翁约翰 · 阿诺德 ( John Arnold ) 公开表示,” 马斯克怎么捐款是他自己的事情,但如果他用慈善捐款来抵税,就有责任公布慈善资金的去向。社会给亿万富翁的慈善捐款抵税,是为了鼓励富豪回报社区。但现在美国税法,富豪拿到了抵税额,却并不需要立即回报社会,而是直接捐给了 DAF 基金就此守口如瓶。”

随着 DAF 成为超级富豪的最爱慈善手段,这种最佳避税手段也招致了诸多批评。美国众议院本月提出了一项法案,专门针对 DAF 基金的巨额抵税额进行限制。参议院去年也提出了类似法案。但在超级富豪们的游说反对下,这项限制 DAF 基金的法案是否能够通过成为正式法案依然是个未知数。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被逼还是真心?全球首富做慈善 为何悄悄捐款57亿美元?”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