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再谈梦想,谁信?

出品 | 虎嗅汽车组

作者 | 王笑渔

封面 | 企业供图

“Born in California. Global DNA. ——生于加州,全球基因。”

这句话,是贾跃亭在 2 月 24 日举行的 FF91 准量产车亮相仪式上,用英文脱口而出的一个新定义。在仪式开始之前,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 FF)通过直播对外展示了,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施工进展——车间设备已陆续进场,原计划第三季度 SOP 的时间不变。

本次亮相的 FF91 准量产车,虽然已接近量产车的形态,但它远不及汽车行业所说的量产水平。因为从生产流程和工艺上来说,它是 ” 拼装 ” 而来的,并非生产线上下来的。根据 FF 中国 CMO 高孟雄的介绍,这批 ” 准量产车 ” 将会被用于完成最终工程验证和认证,比如送去做碰撞测试。

以往,车企走到量产前的这一步时,发两张照片就算完成宣传工作了,但贾跃亭却大张旗鼓的办了一场发布会。这背后,更可能的原因是,向外界展示 FF91 的最新量产进度,以此来回击此前的 ” 订单造假事件 “。说白了,就是帮老贾自证清白——我在认真造车。

一、新车再次亮相,哪里变了?

“Is everything ready to go?”

来美国造车五年之久的贾跃亭,操着一口 ” 贾式英语 “,向软件测试工程师 Sankar 询问 FF91 首台准量产车的各项情况。北京时间 2 月 24 日的早晨 8 点,FF 公司全球 CEO 毕福康博士、FF 公司创始人、全球 CPUO 贾跃亭驾驶 FF 91 首辆准量产车缓缓驶出工厂。

从外观上看,这台 FF 91 准量产车与之前 2018 年 8 月 28 日下线的预量产车,几乎没有任何区别。毕竟,这款车在 2017 年的时候就完成了产品定义,因为贾跃亭的资金问题,才导致了 FF91 的量产屡屡延迟。对于贾跃亭和 FF 来说,FF91 的量产确实犹如攀登珠峰般艰难。

Faraday Future 在内部,给 FF91 的量产过程设定了 7 个里程碑,最后一个里程碑即是,第三季度开始生产,实现 SOP。不过庆幸的是,FF91 的量产之路,目前已经走完了一半。

7 个里程碑分别为:

里程碑 1:完成支持准量产车生产制造的设备安装;

里程碑 2:获得工厂最终生产使用资质(”COO”),为准量产车批量制造铺平道路;

里程碑 3:启动其余生产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车身车间、涂装车间、仓库和总装车间;

里程碑 4:批量制造用于最终工程验证和认证的预量产车;

里程碑 5:全部机械、电气设备及管道系统开始运转,以支持最终的设备安装;

里程碑 6:在车辆主制造区域完成所有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安装;

最终里程碑:2022 年夏季实现 SOP。

但不管是 2018 年的 ” 预量产车 “,还是今天的 ” 准量产车 “,距离最终量产都有较大的差距。根据 FF 官方在直播中展示的汉福德工厂现场情况来看,目前只完成了设备的进场。

这些设备大多采购自一家中国公司——广州明珞汽车装备有限公司(Guangzhou MINO Equipment)。据公开资料显示,明珞这家公司具备从系统集成、产线交付,到核心硬件、软件产品研发及标准化等等汽车制造环节中所需的各项服务能力,客户包括奔驰、宝马、奥迪、北美知名电动车、福特等全球车企。更简单的话说,明珞可以提供汽车制造相关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但就现在的进度来看,FF 的这条生产线还远远不及投产状态。要知道,今年 1 月 26 日,从明珞采购的这批设备才运抵大洋彼岸的美国。从直播画面中可以看到,大部分设备只是进场了,但并没有放在它该待的位置上,四处可见的是叉车在车间内待命。

FF 美国工厂的直播画面

相比生产线的进度,FF91 的产品迭代进度,更值得关注。

相较于 2018 年的 ” 预量产车 “,这次 ” 准量产车 ” 在零部件供应商方面有了一次较大的更新。比如激光雷达,在这辆 FF91″ 准量产车 ” 的车顶上,就多了一个固态激光雷达,来自 Velodyne。型号为 Velarray H800 激光雷达,探测距离最长达到 170 米,并采用 Velodyne 专有的型激光雷达阵列架构。

与国内主流的半固态激光雷达不同,H800 是固态激光雷达,也就是说内部没有可动的组件,在探测角度上,相较于半固态产品稍有逊色。但它在 Velodyne 手上,属于比较成熟的技术了。

Velodyne 官网

据官方描述,这款产品集远程感知和广视场角于一体,能够用在 ADAS/ 高等级自动驾驶系统中,为我们耳熟能详的自适应巡航、紧急制动等提供防碰撞的功能,有效弥补毫米波雷达 / 摄像头的不足。

与国内蔚来 ET7 等产品一样,FF91″ 准量产车 ” 版本采用的是布置在车顶上方的 ” 瞭望塔式 ” 方案。这也就意味着,原来位于车辆前舱的圆形升降式激光雷达,现在就取消了——这也是 FF91 准量产车,与之前任何测试版本都不同的地方。

FF91 车顶装上了 Velodyne

除了激光雷达之外,还有像尾灯的供应商也更新了。HSL 一家意大利的公司,目前为 FF91 尾部车灯提供一种 3D 水晶灯带。这种灯带中的每个 LED 灯都可供独立编程,定制的灯光动画可以随时上传到车辆系统中,FF 91 同时提供预设的灯光动画。

除了这些锦上添花的配置,包括最重要的三电系统中动力电池、电机等核心零部件供应情况,都未能在这次活动上公布。而 FF 中国方面向虎嗅表示,后续会专门有产品方面的发布,但时间尚不清楚。

接下来,FF 将按计划完成剩余的 3 个生产制造里程碑。包括全部机械、电气设备及管道系统(MEP)开始运转,以支持最终的设备安装的第五个里程碑,在车辆主制造区域完成所有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安装的第六个里程碑,以及计划于 2022 年第三季度开始生产,实现 “SOP” 的第七个最终里程碑。

二、要不要再相信老贾一次?

好饭不怕晚,FF91 的量产计划虽一再延迟,但在这个 ” 人人造车 ” 的时代,贾跃亭的先发优势可能还剩下那么一些存量。要知道,特斯拉 Model 3 的发布会时间可以追溯到 2016 年,这么多年过去了,硬件方面只在动力电池上进行了一些升级,依旧可以说是产品力爆棚。

FF 在中国和美国豪华电动车市场面临两大对手,恰巧都是贾跃亭的 ” 旧爱 ” ——国内的高合汽车,美国的 Lucid Motor。前者是贾跃亭的旧部丁磊创立的品牌,后者是贾跃亭曾经投资的美国新势力。

曾任乐视汽车 CEO 一职的丁磊,在离开贾跃亭的公司后,创立了华人运通并推出高合汽车品牌,首款产品 HiPhi X 售价为 57.00-80.00 万元。这款车目前已量产交付近 5000 辆,据第三方机构公布的销量数据显示,HiPhi X 的稳居国内 50 万以上豪华品牌电动车细分市场的前排位置。其第二款产品 HiPhi Z 将在今年 4 月的北京车展上亮相,并将于年内交付。

从产品形态上来讲,FF91 与 HiPhi X 几乎就是一个妈生出来的 ” 兄弟车型 “。但按照此前外界信息来看,FF91 在中国市场定价的或高达 200 万人民币,而美国则为 20 万美元。

高合在过去这一两年,已经为一部分中国消费者建立了新的认知——他们对于一款 ” 豪华电动车 ” 应具备怎么样的产品力、应带来哪些体验以及卖到什么价位,有一个较为清楚的认知。按照锚定效应的说法,FF91 想要卖到比高合更高的价格,就得先打破消费者固有的认知体系。

同样的,美国消费者也在 ” 被教育 “。

2014 年,Lucid 这家公司接受了来自北汽的 1 亿美元融资,完成之后北汽持股 25.02%,成为 Lucid 的第一大股东。同年,贾跃亭主导乐视 7000 万美元参与了 Lucid 的 C 轮融资,成为仅次于北汽的第二大股东。后来,北汽出售了股份,而贾跃亭也曾传闻抛售了 Lucid 的股份。

Lucid 在借壳上市之后,可以说已经在美国豪华电动车市场站稳了脚。

根据外媒的数据显示,Lucid 旗下售价高达 16 万美元的 Air Dream 预订数量达到了 1 万份,已经被预订满,甚至有部分消费者提前支付了 7000 美元甚至以上的预付押金。海外汽车网站 insideevs 测试数据,Lucid Air Dream Edition 以实测续航 804 公里,成为全球最高续航电动车。

根据 Lucid 官网的信息,除了已经关闭预订的 Air Dream 外,Lucid 在销售的 Lucid Air 共有三个版本,售价分别为 6.99 万美元、8.75 万美元、13.15 万美元,其中超过 10 万美元的版本,续航里程也达到了 800 公里。

与高合在中国市场所做的努力一样,Lucid 的产品和服务体验,在美国市场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认可。比如著名的美国汽车杂志 Motor Trend,在 Lucid Air 测评文章中所用的标题为《An Impressive Rethink of the Luxury Sedan》,文章有一句原话翻译过来大概是:“Air 不仅是近些年最有冲击力的美系豪华车,它还有能力来重塑对豪华轿车的定义。”

首批 Lucid Air 在交付时,被停放在写有车主名字的专属背景板前

最大的挑战可能不是在产品,而是在品牌的公信力。

Lucid 创始人为特斯拉前副总裁谢家鹏和甲骨文前高管温世铭。2016 年的时候,特斯拉的首席工程师 Peter Rawlinson 加入公司,并在 2019 年成为 Lucid 这家公司的 CEO。

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除了乐视汽车 CEO 那段履历之外,其他经历在行业里同样极具说服力:复旦大学原子核工程专业毕业、上汽集团副总裁、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

对于贾跃亭而言,除了把产品做好、生产出来,可能需要花更多精力做的事情,还是在于重拾消费者、汽车行业对他和 Faraday Future 这家公司的信心。于此同时,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需要坚决避免在信息披露上耍小把戏的情况再次出现。

去年 10 月, FF 被做空机构 J Capital Research 做空。在该做空报告中,J Capital Research 机构称 FF 永远不会出售汽车,并表示 FF 公司创始人贾跃亭仍然通过 FF 全球执行委员会控制 FF 公司。而今年 2 月,FF 在美国 SEC 官网更新了 8-K 文件,文件公布了特别委员会针对公司可能涉及的不准确陈述的调查结果,报告确认 FF 存在某些不准确陈述,但否认了做空报告所述内容。

同时,FF 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以重新建立资本市场的信心。因此 FF 替换掉了公司的董事长。身为 FF 公司创始人、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官的贾跃亭,还将自己的底薪下调了 25%。

外界的纷扰对于贾跃亭来说,在其强大的自信面前,并未产生太大的杀伤力。因为在梦想面前,所有的争议看起来都毫无价值,” 我们为之奋斗的梦想离我们越来越近,新物种 FF 91 即将在这里诞生!”贾跃亭在 FF91 准量产亮相仪式上说道。

写在最后

那么,贾跃亭距离造车成功还差多远呢?

微博大 V 硬哥,对这次 FF91 准量产车是这样评价的:” 无限接近于量产的 FF91。感觉跟 PDD 进度 99.999999% 的红包一样,再邀请几个人(投资)就成功了。”

Lucid 创始人为特斯拉前副总裁谢家鹏和甲骨文前高管温世铭,并在在 2007 成立 Atieva 公司。专注于动力电池和动力总成系统的开发。在 2016 年,特斯拉的首席工程师 Peter Rawlinson 加入 Atieva,同年 Atieva 改名为 Lucid Motor 并正式进军智能电动车的生产制造。Peter Rawlinson 也于 2019 年成为公司 CEO。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贾跃亭再谈梦想,谁信?”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