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客机,你再没机会坐了?

2020 年 10 月 21 日,两架南航 A380 客机在广州白云机场。/ 视觉中国

两架带着木棉花 logo 的南航 A380 结伴从广州白云机场飞向蓝天。这一次的旅途并不一样——它们跨越太平洋,最终抵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莫哈韦机场,之后便在那里长眠。

尽管没有官方送别仪式,但社交媒体上的网友们纷纷给这两架 ” 仍是少年 ” 的 ” 蓝胖子 “” 光荣退休 ” 送上祝福、深情告别。而南航旗下的剩下 3 架 A380,也将于今年全部退出机队。

自从首架 A380 在 2007 年完成首次商业飞行之后,全球范围内每一架 A380 有大动作,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但当席卷全球的疫情重创航空业,载客量全球第一、运营成本又最高的 A380,成了航司们急于丢弃的烫手山芋,曾在疫情期间创造高光的南航的 5 架 A380 也不例外。

南航首两架 A380 退出机队的倒计时一天一天进行,最终定格在 2 月 24 日。

这天中午 12 点 12 分,注册号为 B-6136、被飞友称为 ” 大胖 ” 的空客 A380 被推出白云机场的停机坪,在广州跑道上留下最后一个腾空而起的身影;42 分钟后,注册号为 B-6137 的 ” 二胖 ” 也从白云机场的跑道上起飞,跟随 ” 大胖 ” 一起离开了过去十年的 ” 家 “。

这两架 A380 横跨太平洋,并在当地时间 2 月 24 日清晨依次降落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维克托维尔机场,它有着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别名——” 飞机坟场 “

维克托维尔并不是它们的终点站。短暂停留后,两架 A380 还会继续飞行,最终到达加利福尼亚州东南部的莫哈韦沙漠 ” 飞机墓地 ” ——这里将会是它们的 ” 长眠之地 “。

飞友告别弹幕,让人给整破防了。/ 飞常准业内版截图

一周之前,一则 ” 南航 A380 客机将在今年全部退役 ” 的消息一出现在互联网,便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轰动。尽管南航要让 A380 退役并不是最近才爆出的新闻,但消息中的一句 ” 月底前退两架 “,还是让人伤感。

微博 ” 打卡过的南航 A380″ 话题里,有飞友分享自己从各个角度拍过的 ” 大胖 “,有普通乘客回忆自己第一次出国坐的就是南航的 A380。那些与大胖有 ” 一面之缘 ” 的网友,也对这五架 A380 陆续 ” 退休 ” 感到唏嘘。

谁又会舍得正值少年的它走呢。/ 微博网友

” ‘蓝胖子’终究还是要落寞了,” 有网友感慨道,” 再也没能有机会透过它的舷窗,去俯瞰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地标了。”

” 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从南航 A380 的舷窗下俯瞰熟悉的城市了。”/ 视觉中国

自从首架 A380 在 2007 年完成首次商业飞行之后,全球范围内每一架 A380 有大动作,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毕竟目前全世界所有的民航客机中,单论载客量,没有任何一款机型能超过 A380 这个能载入人类航空史册的 ” 空中巨人 “。

全世界众多航司里,南航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拥有 A380 的中国航空公司。也正因此,这五架 ” 空中巨无霸 ” 自投入运营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自带 ” 光环 “:无数人漏夜刷新购票页面,只为了能够抢到由 A380 执飞的广州—北京航线;搭一次南航 A380 出国,更是写入了不少人的旅行心愿单里。

而这五架 A380 大起大落的故事,却又让无数关注航空事业发展的人们略显辛酸。

姗姗来迟的 ” 大胖子 “

2021 年 10 月 17 日南航 A380 首航十周年当天,知名航空博主 @FATIII 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里的客舱广播,把人们的思绪带回到了十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今天是 2011 年 10 月 17 日,我们非常荣幸与您共同见证中国首架 A380 首航飞行成功。”

往回拨数个小时,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 2 号航站楼一如往常地繁忙,来自四面八方的旅客会聚在偌大的航站楼里,又搭上各自的航班飞向四面八方。唯一特别的是,一架南航编号为 B-6136 的 A380 客机停在停机坪上,翘首等待见证一个新时代的旅客们。

上午 10 点 16 分,这架航班号为 CZ3000 的 A380 离开首都机场的停机坪,飞向蓝天。经过 2 个多小时的空中旅途后,B-6136 稳稳落地广州,等候多时的白云机场用过水门的 ” 见面礼 “,替这个航空界的 ” 超级网红 ” 接风洗尘。

A380 从图卢兹飞抵北京落地之时,就在北京过了一次水门。/ 视觉中国

人们对 A380 的欣喜若狂程度,从当年的一段都市传说便能可见一斑:有专程体验南航 A380 豪华头等舱的澳大利亚籍华裔乘客在网上买到票后,发现自己买的是头等舱,于是飞到广州后毅然在机场等了几个小时,成功 ” 捡漏 ” 一张豪华头等舱的机票后,又从广州飞回北京。耐人寻味的是,这位华裔乘客飞去广州时的邻座,同样是一位 A380″ 发烧友 ” ——后者跟着这架 A380,两天内飞了三次。

南航公布的数据显示,首航当天,北京至广州航班客座率超过 90%,广州—北京航班客座率达到 100%,往返航班的 16 个豪华头等舱和 140 个头等舱座位销售一空;10 月 27 — 29 日,北京往返上海浦东的由 A380 执飞的航班,豪华头等舱座位全部售罄。

毕竟谁都想打卡 A380 机身尾部的螺旋楼梯,欣赏客机一层头等舱之后直接是经济舱的神奇客舱布局,体验一次” 飞翔从此大不同 “的空中旅途。也因为这五架飞机的独一性,A380 成了南航最有代表性的名片——只不过打造这张名片的时间,比预定计划晚了三年。

这架 A380 和深入人心的 ” 飞翔从此大不同 ” 广告语,成了南航的代表性名片。/ 视觉中国

2005 年 1 月 28 日,南航与空客在巴黎签署了这五架 A380 的订购协议。当时双方约定,五架 A380 中,头两架将于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前交付给南航使用,南航也曾希望让 A380 在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上大放异彩。

但将这位 ” 空中巨无霸 ” 顺利地引进来,却并不如预想般那样顺利。

由于是新机型,技术尚未完全成熟,加上生产环节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空客向南航交付 A380 的时间一推再推,从 2008 年推到了广州亚运会前,之后又延后到了 2011 年。

直到两场国际大型盛会和在家门口的广州亚运会都举办完了,第一架 ” 大胖子 ” 才姗姗来迟,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 如果没有合适的航线,那 A380 就是噬金巨兽 “

尽管姗姗来迟的 A380 终究没有缺席,给航空业带来了蜜月期,但与机场的磨合却并不顺风顺水。

毕竟它太大了,大得给机场的服务保障都提出了最高级别的要求——跑道长度必须要达到 4F 级别,必须使用专门的带有三廊桥的停机位,牵引车也得是世界上最大的,否则无法把这个自重 200 多吨的大家伙从廊桥推出。运输行李的服务车辆和负责加水的饮水车也得 ” 扩容 “,转运机舱污水、垃圾的污水车、垃圾车更是全部放空专门为其服务。

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因为 A380 的巨大而有了变化,需要改进,更不用说为了顺利迎接 A380,航司特意设置的专用值机柜台、特制登机牌、专用登机区,以及从值机区到登机口的若干块 A380 乘机专用指引牌了。

2014 年南航 A380″ 打卡 ” 深圳时,航司便准备了一系列准备措施迎接这个 ” 蓝胖子 ” 到来。/ 微博网友

航空界对 A380 有个著名判断:” 只要你能把它装满,那你就能挣到超乎想象的钱;但是与之相对的是,如果你没有合适的航线,那 A380 就是噬金巨兽。

也正因此,在最初的几年时间里,A380 就只能在北京、上海、广州等的国内枢纽机场来回打转,南航也一直为 A380 的亏损买单。即便是后来开辟了从广州出发飞往美国、澳大利亚的洲际航线,但因为载客量需求高、耗油量大,A380 的 ” 噬金效应 ” 事实上一直存在。

2016 年国家审计署发布的《南航集团 2014 年度财务收支情况的审计结果》指出,南航集团所属南航股份 2011 年引进的 5 架空客 A380 飞机利用率低,运营持续亏损,加大了企业经营压力。

A380 终于在 2015 年实现了首次扭亏为盈。当年南航开辟了从北京出发飞往阿姆斯特丹的新航线,实现了该机型首次盈利。

但这并不意味着之后都是一帆风顺。南航 2016 — 2017 年财报的数据显示,A380 机队在 2016 年平均每日利用率仅 9.8 小时,到了 2017 年甚至低于 9 小时。与 A330 平均 12 小时、波音 777-300ER 平均 13 小时日利用率相比,这一使用率在南航整体宽体机队里排名倒数。

A380 的平均日利用率,不及机龄更年轻的波音 787。/ 南方航空 2016 年年度报告

即便是 2019 年 A380 的日利用率首次突破 10 小时,但与同年引进的 ” 墨镜侠 “A350 高达 11.4 小时的日利用率相比,开局就被 ” 后辈 ” 超越的局面略显尴尬。

高光之后的无奈

但没人能够想到,南航的这五架 A380 的高光时刻,却是在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疫情在全球扩散后,民航总局发布了《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以下简称 ” ‘五个一’政策 “),将国际航班的数量 ” 缩小到一个非常小的数字 “。

当年 3 月,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国际航班数量骤减,回国机票开始变得 ” 一票难求 “,一张经济舱机票的票价 5 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新闻频频出现。

在艰难的疫情期间,当时一度停场的 5 架南航 A380 被全数调到国际航线中,将国际航班的载客量 ” 扩容 “,平均每月使用时间都超过 100 小时。而南航也因此成了当时全世界唯一一家仍按正常航线运营 A380 的航空公司。

当时南航的 A380 被国家统一调配,用于执飞海外留学生包机,将滞留海外的留学生接回国内。/ 微博 @蔡通宇

当年 4 月 27 日是 A380 首飞成功 15 周年的日子。有网友戏称:”2005 年的今天,天空中多了一架型号为 A380 的飞机的身影;而 15 年后的今天,全世界的天空中同样只有一架南航 A380 的身影。”

有媒体报道,2020 年一年内,南航 A380 执飞的几条中美、中欧、中澳国际航线的航班旅客 ” 几乎是全满 “,2021 年上半年广州—洛杉矶航班载客量仍然保持高位、接近全满。

当时就有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用 A380 飞一趟国际航班的净利润,比疫情前增加了数百万至千万元。

但随着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在全世界肆虐,” 五个一 ” 政策也在收紧,能搭载比一般客机还要多乘客的 A380 成了触发 ” 超级熔断 ” 的高危对象。

民航局今年 1 月 10 日发布的公告称,2021 年 12 月 28 日和 2022 年 1 月 4 日南航洛杉矶至广州的连续两趟 CZ328 次航班就触发了 ” 超级熔断 “,加上此前的累积熔断,今年 3 月底前每周二开行的 CZ328 次航班全部被取消。

事实上不止被熔断的 CZ328,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引发的 ” 超级熔断 ” 影响到了不少中美航线。/ 微博 @第一财经日报

另一方面,当回国的航班开始逐步稳定,曾经创造出高光时刻的 A380 排班逐步减少。民航业内媒体 ” 航旅圈 ” 发文称,今年春运期间,南航的 A380 主要在广州到悉尼、墨尔本等航线上运行,而曾经由 A380 执飞过的广州往返阿姆斯特丹,目前已经改用 A350。

而最近成为焦点的那两架 A380 中,” 大胖 “B-6136 和 ” 二胖 “B-6137 在去年 10 月末和 11 月初就开始停飞。除了近期仍在执飞洲际航线的两架 A380,剩下的一架也已有一周多没有飞行。

大家都在 ” 开源自救 “

不止南航,全世界范围内的 A380,事实上日子都不算太好过。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将国际航空业带进了 ” 冰冻状态 “。旅客数量断崖式下跌,飞机上座率大不如前,陷入冰河里的航司不得不选择 ” 开源自救 ” ——要么停飞,要么干脆直接将一部分飞机退出机队。

载客量全球第一、运营成本又最高的 A380,成了全球航司们急于抛弃的烫手山芋。

2020 年 5 月,全世界拥有最多 A380 的阿联酋航空宣布,取消大部分尚未交付的 A380 客机。一个月前,汉莎航空对外宣布将旗下 6 架 A380 回售给空客,这接近该航司 A380 机队的一半。

阿联酋航空是全世界拥有 A380 机型最多的航空公司。/ 视觉中国

欧洲首家运营 A380 的航司法国航空则更为干脆,将旗下 12 架 A380 的退役计划直接提早两年到 2020 年执行。

后来随着部分国家的疫情形势趋于缓和,陆续有航空公司重新启用 A380。截至去年 12 月,已有卡塔尔航空、英国航空、新加坡航空和澳洲航空宣布旗下的 A380 机队将陆续 ” 复工上岗 “。但更多的航司选择继续 ” 观望 “,也有的航司因为实在 ” 玩不起 “,选择直接放弃。

当年雄心勃勃打造 A380 的空客,也因为储备订单实在太过惨淡,不得不在 2019 年 ” 痛心疾首 ” 地宣布在两年后关闭 A380 的生产线,转而制造更小、更灵活的飞机。而同样 ” 充满希望 ” 的 A380 货机项目,更是因为需求不足而早早 ” 胎死腹中 “。

早在 A380 研发之初,空客认为随着航空出行的增多,航班量的增长、机场时刻资源的紧张,会让大型飞机在枢纽模式下更具有竞争力,这与波音判断的未来 ” 点对点 ” 航空模式截然相反。

也正因此,当年空客游说国内多家航司、安利 A380 的好处时,绝大多数航司都对其慎之又慎。

毕竟与同样定位于远程、但只有 217 — 257 个座位的波音 787 相比,A380 的运营理念,简单来说就是从一个航空枢纽载上一大群人飞到另一个航空枢纽,再用中小型飞机分流到其他机场,用曲线方式将乘客运送到目的地。

用曲线方式运送乘客,意味着旅客就要花上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金钱来度过在路上的时间,这对渴望能花小钱得到舒适旅途的普通人而言,既心累又肉疼。即便是航司之后为了挽回旅客推出的 ” 随心飞 ” 式套餐,也难以让消费者真正买单。

说走就走的随心飞,并不能让每个消费者都随心。/ 图虫创意

另一方面,全球性的国际航线何时恢复正常仍然是个未知数,即便是恢复正常也未必还会有那么多旅客参与到国际旅行之中。国际航空运输协会 2020 年的分析报告预测,2025 年国际旅客对长途航空旅行的需求也只能回归到 2012 年、2013 年左右的状态。

没人说得准大型宽体客机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发展,但当下的市场前景却已经给 A380 指明了最终的归宿。毕竟航司也要靠利润吃饭,加上宽体机残值和租赁价值在国际飞机市场里巨幅下降,趁早将飞一次亏一次的 A380 退出机队,显然是航司更明智——更准确地说,在财务报表面前更现实——的选择。

2021 年 12 月 16 日,全球最后一架 A380 客机从德国汉堡的空客厂房启程飞往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交付给阿联酋航空。离开汉堡前,这架 A380 在汉堡上空画了一颗心,像是这款传奇机型给世界的一个 ” 告别仪式 “。

这也许是这款 ” 生不逢时 ” 的传奇机型,留给这个世界的回忆之一吧。

再见 ” 蓝胖子 “,会怀念的。/ 视觉中国

以上内容是电驴中文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巨型客机,你再没机会坐了?”的热门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